七乐彩玩法规则
用戶名:
密 碼:
還不是會員?請注冊!!!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用戶名: 密碼:

殺蟲劑市場多姿多彩

發布時間:2014-04-15 來源:《農藥市場信息》 作者:柏亞羅

    “殺蟲劑發展與推廣應用交流會”打造豪華信息盛宴,形成了對殺蟲劑政策與發展、研究與開發、推廣與應用、營銷與推介的全方位覆蓋。本刊將會議精華部分與大家分享,希望對大家有所啟迪和收獲。

     由中國植物保護學會植保產品推廣工作委員會、中國農業科學院植物保護研究所、《農藥市場信息》傳媒聯合主辦,陶氏益農農業科技(中國)有限公司獨家冠名、杜邦中國集團有限公司植物保護部特別協辦,江蘇省農藥研究所股份有限公司承辦的“殺蟲劑發展與推廣應用交流會” 于2014年3月15~16日在南京召開。中國農科院植保所張步江書記和鄭永權副所長、農業部農藥檢定所顧寶根副所長、中國農藥工業協會李鐘華秘書長、全國農業技術推廣服務中心邵振潤處長等出席了開幕式并致歡迎辭。會議由鄭永權副所長、中國農科院植保所袁會珠研究員和全國農業技術推廣服務中心李永平高級農藝師分別主持。來自植保、科研院所、農藥企業、新聞媒體等100多家單位的200多位代表參加了會議。
    大會邀請了在各自領域頗有建樹的領頭人作了19個精彩報告,其中更有5位公益性行業(農業)科研專項的首席科學家親臨會場激情演講。他們的報告大多為“命題作文”,從殺蟲劑的前世今生、管理政策、研究開發、市場推廣、應用技術、營銷策劃、未來走勢等不同側面對殺蟲劑市場進行了全方位闡述。這里既有觀點的共鳴,更有見解的碰撞。相信此次高峰會議將對我國殺蟲劑市場的發展將起到一定的推動作用。
    一、 殺蟲劑市場
    1. 全球殺蟲劑市場概況
    據李鐘華秘書長介紹,2013年,包括非作物用農藥在內的全球農藥市值為591.6億美元,同比增長10.1%。其中,作物用農藥的銷售額為526.6億美元,同比增長11.2%。2013年是全球農藥工業的又一個豐收之年。
    中化農化有限公司市場部副總經理王騫在報告中提供了非常詳細而系統的2012年的銷售數據。
    2012年,全球包括非作物用農藥在內的農藥市場實現了537.32億美元的銷售額。其中除草劑、殺蟲劑和殺菌劑所占的市場份額分別為:43.0%、28.0%和26.3%。也即,作為全球第二大類農藥的殺蟲劑,2012年的銷售額為150.45億美元。2007年以來,世界殺蟲劑市場一直呈現逐年穩定增長態勢。李鐘華秘書長對殺蟲劑市場這樣評價:“在三大類農藥中,殺蟲劑市場是最多姿多彩的。”
    2. 全球殺蟲劑重點地區市場和主要國家市場
    全球殺蟲劑市場主要集中在亞太和拉美地區,2012年亞太市場占殺蟲劑總市場的37.2%,拉美為29.6%,其后依次為北美(17.7%)、歐洲(13.2%)和中東非(2.4%)。
    2012年,殺蟲劑主要國家市場為:巴西(27.66億美元)、美國(16.77億美元)、日本(14.13億美元)、中國(10.31億美元)、印度(6.46億美元)、阿根廷(3.13億美元)、西班牙(2.90億美元)、法國(2.77億美元)、加拿大(2.74億美元)和意大利(2.62億美元)等,前10個國家的銷售額占殺蟲劑市場的60%。
    在拉美地區,巴西是殺蟲劑市場的兵家必爭之地,雙酰胺類殺蟲劑在這里擴張迅速。2007年以來,巴西殺蟲劑在農藥市場中的份額逐年遞增,2012年達36.6%。這一年,巴西前10大殺蟲劑分別為:噻蟲嗪(4.09億美元)、氟蟲腈(3.77億美元)、吡蟲啉(2.45億美元)、氯蟲苯甲酰胺(2.18億美元)、氟苯蟲酰胺(1.16億美元)、高效氯氟氰菊酯(1.12億美元)、硫雙威(1.03億美元)、滅多威(0.95億美元)、乙酰甲胺磷(0.78億美元)和除蟲脲(0.77億美元)。
    在北美自由貿易區,殺蟲劑市場美國占據主導地位。2007年以來,其殺蟲劑市場份額溫和增長,2012年緩升至24.0%。是年,噻蟲胺(2.24億美元)、噻蟲嗪(2.21億美元)、吡蟲啉(1.47億美元)、阿維菌素(1.19億美元)、高效氯氟氰菊酯(1.14億美元)、毒死蜱和氟氯氰菊酯(皆為0.69億美元)、聯苯菊酯(0.48億美元)、氯蟲苯甲酰胺和七氟菊酯(皆為0.41億美元)是美國殺蟲劑市場的前十大產品。
    在亞太地區,日本是一個高價值市場。2008年以來,日本殺蟲劑市場份額頂峰回落,并一直未有轉機,2012年降至33.7%。日本沒有一個超億美元的殺蟲劑產品,前10大殺蟲劑以呋蟲胺為龍頭,依次排序為:呋蟲胺(0.91億美元)、噻蟲胺(0.87億美元)、氟蟲腈(0.83億美元)、乙酰甲胺磷(0.73億美元)、氯蟲苯甲酰胺(0.60億美元)、醚菊酯(0.57億美元)、噻唑膦和啶蟲脒(皆為0.47億美元)、吡蟲啉(0.45億美元)和甲維鹽(0.42億美元)。
    2012年殺蟲劑銷售額最多的是新煙堿類,占殺蟲劑總市值的20.8%,其后分別是擬除蟲菊酯類(18.4%)、其他類(17.2%)和有機磷類(16.4%)等,前四大類產品合計占殺蟲劑總市場的72.8%。
    2012年,全球前十五大殺蟲劑同比上年既有位次上的變動,更有銷售額的起伏。具體排序為:噻蟲嗪(11.40億美元)、吡蟲啉(10.30億美元)、氯蟲苯甲酰胺(9.15億美元)、氟蟲腈(6.45億美元)、毒死蜱(6.25億美元)、高效氯氟氰菊酯(5.30億美元)、噻蟲胺(5.10億美元)、阿維菌素(3.60億美元)、溴氰菊酯(3.40億美元)、乙酰甲胺磷(3.05億美元)、氯氰菊酯(2.90億美元)、聯苯菊酯(2.65億美元)、多殺霉素(2.60億美元)、氟苯蟲酰胺(2.30億美元)和克百威(2.30億美元)。
    2012年殺蟲劑銷售額過億美元、增長最快(2012/2010兩年的增長率)的10個有效成分是:氟苯蟲酰胺(+75.2%)、乙基多殺菌素(+63.1%,1.65億美元)、氯蟲苯甲酰胺(+55.2%)、吡蚜酮(+29.1%,1.00億美元)、螺蟲乙酯(+28.3%,1.40億美元)、硫雙威(+28.3%,1.40億美元)、zeta-氯氰菊酯(+22.5%,1.80億美元)、醚菊酯(+21.1%,1.10億美元)、高效氯氟氰菊酯(+19.7%)、噻蟲胺(+15.8%)。
    3. 全球殺蟲劑主要作物市場
    2012年,殺蟲劑前五大應用作物分別為:果蔬(20.3%)、大豆(12.6%)、水稻(10.2%)、棉花(8.9%)和玉米(8.8%),這五大作物為殺蟲劑市場貢獻了60.8%的份額。這一年油菜用殺蟲劑大幅增長(+49%),其后依次為:大豆(+36%)、葡萄(+27%)和果蔬(+27%)。
    4. 我國殺蟲劑的市場地位
    在2009~2013年的5年里,我國農藥產量逐年遞增,不過,2013年的增速明顯放緩,這一年我國完成農藥產量319.0萬噸,同比僅增1.64%。其中殺蟲劑以61.3萬噸的產量占據了總產量的19.2%,同比下降了8.92%,是三大類農藥中產量唯一下降的產品類型。
    5. 我國殺蟲劑進出口貿易
    據李鐘華介紹,這幾年,我國殺蟲劑的進口量和進口額幾乎同步增長,2013年殺蟲劑17.9%的進口量增長帶動了我國農藥進口量的增長(+10.6%)。這一年,殺蟲劑的出口數量和金額所占份額分別為20.54%和24.30%。
    農業部農藥檢定所國際交流與服務處曹兵偉高級農藝師告訴我們,在三大類農藥中,殺蟲劑的進出口額都居于中間地位。2013年,我國殺蟲劑的出口額占農藥總出口額的27.64%,其進口額占農藥總進口額的26.24%。這一年,殺蟲劑出口數量和金額繼續雙增,不過,金額增幅大幅下降了18個百分點;殺蟲劑進口數量大幅增長,但進口金額同比下降。從貿易額看,殺蟲劑原藥出口占據六成,制劑占四成。原藥出口出現了量額雙降,而制劑出口大幅雙增。從進口額看,殺蟲劑原藥和制劑分別占三成和七成。原藥進口量額雙降,而制劑進口大幅雙增。亞洲和南美洲是殺蟲劑的主要出口大洲,占總出口額的七成;我國主要從亞洲和歐洲進口殺蟲劑,占總進口額的九成。2013年,我國殺蟲劑出口到世界上165個國家(地區),不過,出口額超過1億元人民幣的僅有15個國家,出口到這15個國家的殺蟲劑占殺蟲劑出口總額的64.12%。我國主要從印度、法國和美國進口殺蟲劑,其進口額占殺蟲劑進口總額的55.24%。在出口的158種殺蟲劑中,出口額超過1億美元的大品種有6個。其中,吡蟲啉遙遙領先,占殺蟲劑出口額的16.03%。2013年,我國殺蟲劑出口企業有523家。其中,出口額超過1億元人民幣的企業僅有16家。其出口額占殺蟲劑出口總額的37.45%。殺蟲劑進口共涉及41家國外生產企業,進口額超過5,000萬元人民幣的企業有6家,其進口額占殺蟲劑總進口額的67.79%。
    二、 殺蟲劑的研發進展
    1. 殺蟲劑的發展歷程
    早期殺蟲劑主要是一些無機化合物和天然礦物、植物。直到1939年瑞士科學家Paul Muller發現了DDT活性,并于1940年工業化生產以來,殺蟲劑開始步入有機時代。40~60年代有機殺蟲劑蓬勃發展,有機氯、有機磷、氨基甲酸酯三個最早的大類產品相繼出現。1970年代以來,長殘留的有機氯殺蟲劑和某些高毒有機磷殺蟲劑逐漸被淘汰;同時殺蟲劑的研發領域不斷擴大,微生物殺蟲劑也有較快發展。1980年代,全世界殺蟲劑品種已超過500種。
    沈陽化工研究院有限公司宋玉泉副教授在報告中介紹說,有機磷和氨基甲酸酯類殺蟲劑雖有214個品種,但常用品種只有20多個,市場正快速萎縮。擬除蟲菊酯類、沙蠶毒素類殺蟲劑雖仍被關注,但未來將逐步被淘汰。而新煙堿類、苯甲酰脲類、酰肼類、嘧啶胺類、大環內酯類、雜環類、雙酰胺類等殺蟲劑正在逐漸壯大。
    2. 殺蟲劑研發進展
  “隨著研究的深入,農藥在使用過程中暴露的問題越來越多,如抗性、毒性和環境風險等。所以研究人員需要不斷創制新農藥,以對問題農藥進行取代。”農業部農藥檢定所吳志鳳副處長在報告中說。
    宋玉泉指出:“新化合物的研發難度逐漸增加,對各環節的成本壓力都非常巨大。通常一個新化合物的研發需要6~10年時間、10億~15億元人民幣,同時需要有大量經驗豐富的化學家和生物學家的辛勤勞動。”他認為,雖然人們對新殺蟲劑的要求趨于理想化,使其開發的難度越來越大,但研發人員仍在孜孜不倦地朝著這個方向努力;農藥研究的方法不斷創新,如中間體衍生化法、虛擬篩選、骨架躍遷等,從而大大提高了創制效率;另外,天然產物分離和基因技術的發展能夠為農藥創制提供借鑒。因此,未來高效低毒環境友好的殺蟲劑品種仍將不斷涌現。
    在2000~2012年的13年里,全球用于農藥研發的投入基本呈逐年上升的態勢。2007年,全球研發投入為23.28億美元,2012年上升為29.43億美元,5年增長了26.42%。1997年以來,全球報道的新有效成分基本呈逐年下降態勢,平均每年報道5~10個,其中殺蟲劑為2~3個。
    據宋玉泉介紹,菊酯類殺蟲劑已經過了四代更迭,目前雖仍有一些產品被開發出來,但主要用于衛生害蟲的防治,在農業上的應用很少。江蘇揚農化工集團有限公司是中國乃至全球菊酯工業的龍頭企業,其2010年開發了氯氟醚菊酯Heptafluthrin;四氟醚菊酯也由江蘇揚農開發,其毒力是右旋烯丙菊酯的17倍以上。Momfluorothrin是住友化學目前正在開發的擬除蟲菊酯類殺蟲劑。
    以吡蟲啉為代表的新煙堿類殺蟲劑已歷經三代,第三代中的呋蟲胺有望步吡蟲啉和噻蟲嗪的后塵,其市場前景值得期待。宋教授還介紹了該類殺蟲劑中的flupyradifurone、氟啶蟲胺腈、哌蟲啶和戊吡蟲胍等。
    宋玉泉認為,氟蟲腈是吡唑雜環類殺蟲劑中最優秀的殺蟲劑。由于它對水生生物的毒性而在中國被限制使用,不過,其在全球殺蟲劑市場仍位居前列。以氟蟲腈為先導,相繼研發出來的該類化合物有:pyrafluprole、pyriprole、丁蟲腈和HNPC-A8008等。
    魚尼丁受體類殺蟲劑是目前殺蟲劑中的一大熱門。其重要上市品種有:氟苯蟲酰胺、氯蟲苯甲酰胺和溴氰蟲酰胺等,2013年氯蟲苯甲酰胺的銷售額已突破10億美元。四氯蟲酰胺(9080)是沈陽化工研究院創制的我國首個雙酰胺類殺蟲劑,其活性與氯蟲苯甲酰胺相當。宋玉泉說:“四氯蟲酰胺有望成為中國創制農藥的銷售冠軍。”此外,正在開發的魚尼丁受體類殺蟲劑有:pyrifluquinazon、cyclaniliprole、SYP6756、SYP18510、SYP26803和ZJ4042等。
    在其他類殺蟲劑中,宋玉泉重點介紹了氟啶蟲酰胺、唑蟲酰胺、flometoquin(新型喹啉類)、afidopyropen(具有全新結構和全新作用機制)和triflumezopyrim(介離子類化合物)等。他認為,異噁唑類化合物有望成為未來殺蟲劑發展的方向之一。
    殺螨劑是殺蟲劑中的小眾,但由于害螨極易產生抗藥性,所以其發展非常快。三氯殺螨醇、單甲脒和消螨通等已載入殺螨劑的發展史冊,目前正在殺螨劑市場大顯身手的一些品種也將很快被取代。他認為,殺螨劑的未來市場將由甲氧基丙烯酸酯類、吡唑酰胺類和丙烯腈類等新型殺螨劑所主導。宋玉泉介紹了一些優秀殺螨劑:乙螨唑、聯苯肼酯、嘧螨酯和嘧螨胺等。其中的嘧螨胺是沈陽院基于嘧螨酯、利用中間體衍生化方法開發的新型殺螨劑。嘧螨胺對成螨、若螨均有優異的防效,同時具有殺卵活性,性能優于嘧螨酯。SYP-9625是沈陽院發現的新型丙烯腈類高活性殺螨化合物,目前正在登記,預計將于2016~2017年上市,其速效性優于螺螨酯,持效性與螺螨酯相當。宋玉泉認為,SYP-9625將有很好的市場前景。
    3. 我國創制殺蟲劑的發展
    李鐘華對我國的農藥創制工作了如指掌。她說,1995年始,我國政府開始支持農藥的創制工作。至2013年底,我國取得過臨時登記的創制品種有38個,其中取得過正式登記的品種有16個。硝蟲硫磷是我國有專利保護以來創制的第一個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農藥品種,其后創制并取得過登記的殺蟲劑有:呋喃蟲酰肼、丁蟲腈、硫肟醚、哌蟲啶、倍速菊酯、氯氟醚菊酯和四氯蟲酰胺等。其中,氯氟醚菊酯是我國創制品種中第一個實現銷售額過億元的殺蟲劑,其在我國高端衛生殺蟲劑市場占有較大的份額。另外,李秘書長還介紹了一些正處于登記階段的創制殺蟲劑,它們包括:環氧蟲啶、硫氟肟醚和瑞香素等。其中,環氧蟲啶在美國富美實公司的參與下,將在國內、國際市場同步開發。最后,她還介紹了正處于試驗階段并可能具有較好發展前景的4個殺蟲劑:SIOC-I-002、HN-PC-A3061、NK0601和SYP9625。
    “自1995年以來,我國建立了多個國家級農藥科技創新平臺,來支持我國的農藥創制事業。參與農藥創制工作的不僅有研究院所,還有一些大型企業。未來企業在農藥創制中將擔綱越來越重要的角色。”宋玉泉在報告中說。他供職的沈陽院更是我國農藥創制大軍中的領頭羊,該公司以每年發現約10個活性化合物的速度領跑著我國的農藥創制事業。他稱,2013年底中國中化集團公司宣布,未來5年將投資1億元用于支持新農藥創制。此舉展現了企業在新農藥創制中正在發揮主力軍的作用。
    在政府、科研院所及企業等的共同參與努力下,我國的農藥創制工作開展得如火如荼,我國現已成為全球農藥工業第七大創制國。
    4. 生物源殺蟲劑將迎來重要發展機遇
  “發展生物源農藥已成為國際社會的共識,是發展現代農業、農藥工業和建設生態文明的迫切需求,是解決食品安全問題的必然選擇。”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張興教授在報告中首先強調了生物源農藥的重要性。吳志鳳的發言與這一觀點產生共鳴,她說:“仿生農藥、生物源農藥已成為開發熱點。最近,跨國公司掀起了新一輪對生物農藥公司的收購潮,這些并購行為將再次掀起生物源農藥的開發高潮。有咨詢公司研究預測,2017年全球生物農藥的市值將達32億美元。”
    吳志鳳所說的咨詢公司即為MarketsandMarkets市場研究公司。該公司在《2012~2017全球生物農藥市場趨勢與預測》報告中披露,2011年全球生物農藥的市場價值已達13億美元,2012~2017年間將以15.8%的復合年增長率增長。
    “總結歷史的經驗教訓,似乎可以告訴我們這樣一個規律:自然界中‘生物學’的問題,應當主要還是要靠‘生物學’的方法、手段和技術來解決!”這既是張興對過去工作的感悟,更是他堅守生物源農藥研究的信念。
    張興課題組2009年起承擔了“十二五”科技攻關項目“生物源農藥創制與技術集成及產業化開發”,他們在生物源殺蟲劑的研發方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在動物源農藥的研究方面,他們對斑蝥毒素在毒理機制、生物合成路線、化學合成、合理復配、中試工藝、田間藥效等方面已做了較為深入的研究,并已取得了一些突破性進展。目前,植物源農藥新品種研發主要集中在:煙堿系列、楝素系列、雷公藤、非洲山毛豆、砂地柏殺蟲劑的研究與開發,植物精油系列殺蟲、殺菌劑、保鮮劑的研究,植物細胞培養法生產農藥活性物質研究,植物內生菌的分離與培養及殺蟲作用研究以及純天然源衛生害蟲防治劑的研究與開發。該課題組通過配方改進,開發了煙堿、苦參堿、藜蘆堿系列殺蟲劑,大大提高了防效;研究了樟油、檸檬草、丁香等80多種植物精油的殺蟲抑菌作用,特別是在衛生害蟲防控中的應用。他們分離了大量植物源殺蟲活性物質,如砂地柏中的松油烯-4-醇、鬼臼毒素類化合物,蒿本中的細辛醚,并從雷公藤中分離了4種生物堿化合物、5種二萜化合物和1種三萜化合物。他們通過對鬼臼毒素的結構修飾,合成了130余種衍生物;通過對松油烯-4-醇的結構改造,合成了70余種衍生物。他們從砂地柏中分離純化得到130株內生菌,并發現6株菌可產鬼臼毒素類化合物;從除蟲菊中分離了50多種內生菌。張興團隊建立了煙草細胞懸浮系和發狀根培養體系,通過細胞懸浮培養生產的煙堿含量達培養物干重的2.05%,發狀根培養煙堿含量達培養物干重的4.05%。建立了雷公藤、除蟲菊、長春花愈傷組織和細胞懸浮培養體系;已初步篩選出砂地柏、非洲山毛豆、印楝等細胞培養株系。他們從細胞懸浮系中培養出雷公藤不定根系,其中的有效物質成倍、甚至成十倍地高于天然根,這一結果在國內外還鮮見報道。
    張興團隊還研制了純植物源的枸杞、煙草、果蔬專用殺蚜劑、殺螨劑,有的已經產業化生產并服務于有機農業生產。特別是在茶葉上針對茶小綠葉蟬研制出了茶葉專用殺蟲劑,目前已經產業化,在有機茶生產中發揮著重要作用。
    張興認為,生物源農藥正迎來新的發展契機,將擁有廣闊的存在和發展空間。他尤其強調,植物源農藥不會產生抗藥性,一旦開發成功,其貨架壽命很長,一般能達到50年以上。
    5. 種衣劑市場發展迅速
    袁會珠研究員長期從事種子處理的研究工作,在這方面積累了豐富的工作經驗。他在報告中說,早在《齊民要術》和《天工開物》中就有種子處理的相關記載,但直到20世紀90年代之后,我國的種子包衣技術才有了較快發展,較歐美晚起步了10~20年。目前,美國種子處理劑約占其農藥銷售額的20%,而我國僅占3%~4%;有研究機構預測,未來幾年全球農藥市場將以3%左右的速度增長,而種子處理劑市場的增長率可達8%~10%。所以,他認為,我國的種子處理劑市場擁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種子處理是迄今為止最環保和高效的施藥方式。它對農藥有效成分的要求是:對種子和幼苗安全,活性高,在土壤中殘效期長,低毒,有一定內吸性,可防治苗期葉部病蟲害。
    在世界前十五大殺蟲劑中,大多數品種可用于種子處理,有的已在種子處理劑市場做出了顯著的貢獻。從作用靶標來看,用于種子處理劑的殺蟲劑有作用于昆蟲神經系統的乙酰膽堿酯酶(毒死蜱、克百威)、乙酰膽堿受體(吡蟲啉、噻蟲嗪)、g-氨基丁酸受體(阿維菌素、氟蟲腈)、鈉離子通道(溴氰菊酯、DDT),有的作用于昆蟲肌肉系統(氯蟲苯甲酰胺)。殺蟲劑在種子處理領域的應用經歷了從有機磷類、氨基甲酸酯類,到新煙堿類、苯基吡唑類和魚尼丁受體類殺蟲劑的發展演替。
    目前,用于種衣劑的殺蟲劑約有18種。袁會珠指出,甲基異柳磷和甲拌磷已被禁用;克百威、丁硫克百威等氨基甲酸酯類殺蟲劑因毒性高未來將被淘汰;吡蟲啉和噻蟲嗪是目前用于種子處理的最熱門的新煙堿類殺蟲劑,噻蟲胺和呋蟲胺前景也值得關注,尤其是呋蟲胺對蜜蜂相對安全;氟蟲腈用于玉米種子處理的前景可期;而國內對氯蟲苯甲酰胺和阿維菌素用于種子處理的研究不多,但從它們的產品性能以及跨國公司的開發動態來看,這兩個產品用于種子處理的前景樂觀。
    關于殺蟲劑在種子處理劑領域的發展趨勢,袁會珠根據自身的工作經驗,與大家分享了他的觀點:新煙堿類殺蟲劑用量增長迅速,魚尼丁受體類殺蟲劑種子處理用途將有發展,殺蟲劑混用增效明顯。
    2001年刊登在《Pest Manag Sci》上的一篇文章闡述了室內生測條件下噻蟲嗪、吡蟲啉、啶蟲脒、烯啶蟲胺等藥劑采用不同施藥方式對鱗翅目、鞘翅目、同翅目和纓翅目害蟲的活性差異。研究表明,吡蟲啉和噻蟲嗪的葉面噴霧對四大類害蟲的防效不及灌根和種子處理,其中尤以種子處理更能發揮藥劑的活性;啶蟲脒3種處理方式沒有明顯的優勢差異;烯啶蟲胺以葉面噴霧和灌根較好,而種子處理活性較差。另一項研究表明,吡蟲啉、啶蟲脒和噻蟲嗪葉面噴霧的持效期為3~5天,而種子處理的持效期可長達30天。基于此,新煙堿類殺蟲劑在種子處理劑領域將大顯身手。
    有研究表明,氟蟲腈與吡蟲啉混用防治蠐螬,具有增效作用。中國農科院植保所研發的、由北京燕化永樂去年登記的18%氟腈·毒死蜱種子處理微囊懸浮劑,也是殺蟲劑混用增效的成功案例,該產品可以優異防治花生蠐螬,去年的市場反映很好。袁會珠預計,今年該產品的市場將會更好。他認為,氯蟲苯甲酰胺與噻蟲嗪混配用于種子處理,可以取長補短,達到對卵、幼蟲和成蟲齊殺的效果。
    袁會珠在報告的最后提出了種子處理劑風險的規避策略:劑量準確;劑型配制科學,減少有機溶劑的使用,降低藥劑有效成分進入種子和根部的速率;適時播種,掌握好播種深度;明確播種條件,不能采用催芽的種子再處理,避開種子萌發敏感期;改變劑型,通過緩釋避開種子萌發敏感期,尤其是微囊處理劑的應用。
(未完待續)

編輯人員:曹哲瑋

游客可直接評論,建議先注冊為會員后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0個字符

以上評論僅代表會員個人觀點,不代表中國農藥網觀點!

查看全部評論
  • 熱門評論
  • 最新評論
回復
回復內容
保存 關閉
七乐彩玩法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