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乐彩玩法规则
用戶名:
密 碼:
還不是會員?請注冊!!!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用戶名: 密碼:

2018年我國農藥發展回顧與對2019年的展望

發布時間:2019-3-27 10:27:33 來源:農藥快訊 作者:韓永奇

2018年以來,國內外形勢發生了許多新變化。世界經濟在復蘇中的不確定因素增多,如單邊與貿易保護主義(美國制造貿易摩擦與爭端)加大了風險,國內經濟穩中有變、下行壓力加大,經濟結構性矛盾出現了新情況和新問題。而在這樣的背景下,進入行業變革整合期的我國農藥表現頗好,在環保風暴等因素導致產能萎縮供應偏緊的情況下,農藥(原藥)市場行情好轉,行業走勢向上,價格提高,利潤變厚,業績增加,特別是農藥類上市公司的表現出乎意料,上半年及三季度尤其搶眼。在行業變革加快、整合加速、環保愈嚴、飛防常態、品類搶眼、庫存有降等背景下,2019年已悄然來臨。2018年12月19日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北京傳遞出關于經濟形勢和明年經濟工作的明確信號,認為當前世界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在“穩中有變”的基礎上首提“變中有憂”,指出“在充分肯定成績的同時,要看到經濟運行穩中有變、變中有憂,外部環境復雜嚴峻,經濟面臨下行壓力”,為此,對于農藥行業2018與2019有不同的見解,可謂仁者說仁,智者說智,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有評論認為,“2019年,農藥行業拐點將現,變革加速,轉型加快,國內農藥發展將進入新時期”。但也有人大膽放言,2019年,不確定因素更多,變數更大,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與國內“變中有憂”將會讓2019年的經濟形勢更為復雜嚴峻,隨著2019年的到來以及國家供給側改革的深化和更為嚴格的安全環保政策,行業挑戰空前,農藥后市將會變得撲朔迷離?那么如何評價2018年以來的農藥行業與市場,對于2019年我國農藥發展又該如何認識,采取什么樣的對策?這里,筆者結合農藥行業市場的表現和當前的形勢具體分析之。


1 2018年我國農藥行業和市場回顧

2018年以來,我國農藥行業在經歷前期環保督察、企業停限產、市場需求增加等因素的影響下,適應農藥零增長和農業供給側改革的要求,大力進行產品結構的調整,不斷改進新技術新工藝,推出新產品與新的服務業態,保證了農藥供應與銷售收入的平穩增長,提高了利潤與效益。從行業產量和使用量來看,出現逐漸下降態勢;從農藥市場來看,變化較為明顯,原藥供應偏緊,量價背離(量減價揚),市場行情和獲利較好,行業以及企業績效提升,行業變革整合加快,為行業未來發展進入新階段、新時期,打下了基礎。


回顧與觀察2018年以來的情況,國內農藥行業和市場表現出了如下特征:


(1)行業產量增速下滑,價格上揚,利潤上升,業績、利潤彈性加大。翻開近年來我國農藥行業年產量統計,我國農藥產量逐年遞減。透過農藥產量逐年遞減的背后,筆者認為與環保生態等政策因素是相關聯的。進入2018年后,在國家環保等政策趨緊等影響下,農藥原藥產量進一步下降。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18年1~9月中國化學農藥原藥行業產量達155.3萬噸,2017年1~9月產量達266.1萬噸,累計下降13%盡管產量仍然下滑,但業績有很大的起色。全球農藥市場在歷經兩年多的行業低迷后,去庫存已基本完畢,行業進入新一輪補庫周期,加上多年的環保高壓政策與去產能的延續,為2018年的結構調整與單價提升打下了鋪墊。進入2018年后行業境況似有變化,調整市場策略,走綠色創新路線,提高銷售價格,行業大有起色。國內農藥上市公司2018年前三季度報告就很好地說明了這一情況,據統計的37份報告中披露的數據來看,前三季度,30家盈利,7家虧損,27家公司凈利潤同比增長,占比73%,其中,5家公司凈利潤增幅超100%;凈利潤超過1億元的有23家,占比62%,凈利潤不足0.5億元的有11家,占比30%。2018年以來農藥行業上市公司的業績較好,盡管在37家農藥企業中有7家企業虧損,但從整體來看,銷售收入、利潤等報表數字還是不錯的,這與農藥結構調整、創新升級、價位提升是分不開的。東吳農化表示,業績增長主要是因為報告期公司主導產品銷量穩步增長,產品的市場價格始終保持在高價位狀態,受產品銷量和市場價格因素影響。2018年8月份以來,殺蟲劑、殺菌劑原藥價格大幅上漲,阿維菌素原藥、氟蟲腈原藥、高效氯氟氰菊酯原藥、聯苯菊酯原藥等上漲,咪鮮胺原藥、三環唑原藥、戊唑醇原藥、烯酰嗎啉原藥、功夫酸等上漲,新安前三季度公司草甘膦原藥和制劑出廠價格同比分別上漲了20.7%、13.7%,銷量同比分別增長31.4%、21.6%。總體來看,全年行業整體向好,業績利潤彈性加大,行業績效繼續提升。


(2)大企業在今年的供給側結構改革中發力,行業龍頭作用顯著增強。目前我國已有農藥生產企業2,200多家,其中規模以上企業800多家。據中國農藥工業協會統計數據,2017年我國年銷售額在5億元以上的農藥企業達79家,10億元以上的農藥企業有50家,30億元以上的企業有10家。我國已有農藥上市企業50家,以中化國際、新安化工、江山股份等農藥上市公司為代表的農藥強企,成為行業的龍頭企業,它們充分發揮了行業排頭兵的作用,推動了整個行業發展。國內農藥上市公司發布的2018年半年度報告來看,據統計的46份報告中披露的數據來看,上半年,44家盈利,2家虧損,35家公司凈利潤同比增長,占比76%,且9家公司凈利潤增幅超100%;凈利潤超過1億元的有20家,占比43%,凈利潤不足0.5億元的有19家,占比41%。企業尤其是大企業是行業的筋骨,特別是在境內外上市的那些農藥類公司,既是一個地域優質企業,也是行業內的標兵和模范,如東湖高科、雅本化學、東吳農化、穎泰生物等農藥企業。它們在行業的分量重、資源豐厚,資本充裕、具備規模,人眾市場多,具有一定的抗風險性。是它們在支撐著農藥行業,成為行業發展的基石。今年以來,我國農藥行業大力進行供給側改革,通過科技創新來提高產品檔次與質量,通過減量提質提價優化結構,利潤大幅提高,公司業績明顯提升,促進了農藥行業健康發展。2018年以來農藥上市公司業績較好,新安發布2018年三季報稱,前三季度公司實現營業收入87.27億,同比增長59.37%,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11.65億元,同比增長403.19%,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實現凈利潤11.55億元,同比增長710.12%。揚農化工2018年三季報稱,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實現營業收入43.45億元,同比增長38.07%;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7.86億元,同比增長93.14%;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7.87億元,同比增長129.29%;江山股份發布2018年三季報稱,公司2018年1~9月實現營業收入28.43億元,同比增長18.48%;東吳農化(834330)發布2018年半年報顯示,公司2018年上半年實現營收2.60億元,同比增加102.37%;歸母凈利潤實現9074.36萬元,同比增加353.87%。截至目前,從農藥上市企業2018年三季報來看,企業營收增加、利潤增加可觀,利潤彈性逐步加大,對行業與市場的整體上揚做出了貢獻。當然,如前所述,國內環保趨嚴促供給端改善,庫存下降,價格上升,為龍頭擺起來奠定了基礎。


(3)農藥國際化加快,農藥出口多起來。2018年以來,“一帶一路”促進了我國農藥國際化,盡管有中美貿易戰的影響,但我國農藥出口增速加快。2018年是我國改革開放40周年,40年來的改革開放,加快了我國農藥國際化進程,加之全球農業發展與國內農藥用量的減少等因素也推動了農藥出口。中國海關數據顯示:“截止到2018年5月底,我國農藥出口額達到32.46億美元,同比2017年的24.40億增長33.0%;農藥出口量57.04萬噸,同比2017年的57.16萬噸,下降0.2%。其中,原藥出口額達到18.27億美元,同比2017年的13.68億增長33.5%;農藥出口量19.10萬噸,同比2017年的20.26萬噸,下降5.8%;其中,制劑出口額達到14.20億美元,同比2017年的10.72億增長32.4%;農藥出口量37.95萬噸,同比2017年的36.90萬噸,增長2.8%;而到了三季度即1~9月份中國農藥出口訂單的增加,”這些數字表明2018年我國農藥國際化成績斐然,盡管有中美貿易戰的影響以及國際市場上的單邊保護主義的侵蝕,但我國農藥克服這些困擾的能力逐步增強,在國際市場特別是亞洲、北美等市場上的口碑越來越好,亞洲與北美兩大市場占據出口額的半壁江山。在亞洲、北美尤其是土耳其、巴基斯坦等國家和地區我國農藥出口尚有提升空間,但農藥出口要搞清不同國家的用藥需求,如巴基斯坦農藥需求主要是棉花,要針對棉花用藥去開拓市場,擴大出口;而土耳其對殺菌劑有較大需求,因此,必須有的放矢,這對于2019年我國農藥出口工作具有重要的意義。


此外,2018年發生了震撼行業的許多大事,如輝豐環保事件、兩灌化工園區企業整頓停產、中國化工收購先正達等等,當然,行業與市場之變遠不止這些,如行業的并購重組,智慧農業以及數字農業促進農藥行業的變革,農資渠道的變化與服務農業的轉變,藥肥雙減政策與農產品價格低迷對于農藥發展帶來的影響,以及原藥、環保等因素帶來的農藥行業兩極分化,作物和土壤套餐不同解決方案等等對于農藥行業的影響之大,前所未有。限于篇幅,筆者不再一一分析。


2 2019年我國農藥行業與市場展望

當今世界處于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時期,未來,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社會信息化、文化多樣化深入發展,全球治理體系和國際秩序變革加速推進,各國相互聯系和依存日益加深,國際力量對比更趨平衡,等等這些將給2019年帶來機遇和挑戰。對于國內來說,2019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關鍵之年,各項堅實有力的保障政策,讓筆者看好我國經濟發展前景。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指出“我國發展仍處于并將長期處于重要戰略機遇期”“必須從長期大勢認識當前形勢,認清我國長期向好發展前景”“我國發展擁有足夠的韌性、巨大的潛力,經濟長期向好的態勢不會改變。”盡管我們還面臨著“變中有憂”,但沒有跨不過的坎,中國經濟發展長期看好。對于農藥行業來說,行業發展好壞與否不僅在于所處的國內外經濟環境,其實更多的因素在于行業內企業的發展,而市場是農藥企業的根基所在,行業好壞看企業,企業好壞看市場,市場好壞看需求。市場好不好,能否有效占領,是衡量一個農藥企業競爭力強弱的重要標志之一。市場的好壞同樣對農藥行業發展影響很大,市場好了,整個行業就會繁榮,就會進入發展的新周期。


2019年,我國農藥行業與市場將會出現如下的趨勢:


(1)發展綠色化。農藥業發展問題歸根結底是綠色發展問題。生態化浪潮、環保嚴查等門檻的提高影響著行業的今天與明天。當前全球綠色發展浪潮風起云涌,中美貿易戰、全球貿易單邊主義傾向等引起國家外貿及產業政策的調整、嚴厲的環保政策和在國際市場上的法規、綠色壁壘等,都在困擾行業發展,尤其是綠色發展成為行業發展的關鍵。近年來,日趨嚴格的環保政策,直接影響了部分企業的產能發揮,大量缺乏環保投入的中、小型企業紛紛關停產能或停產整頓,中國農藥面臨著產業生態化的極大挑戰,這些挑戰帶來的影響之大不言而喻,在目前嚴峻環保的背景下,必須轉變傳統生產模式:即進行環保、產品等方面的轉型升級。未來,綠色發展大潮將洶涌澎湃,一些國家綠色法規和政策將相繼出臺,生態安全將成為全球看點;國內新《環境保護法》以及實施的環保稅,還有土壤法等法律法規的實施,將會把生態環保推到一個新高度。所以,未來,以轉向綠色生產方式為目的,圍繞環保、減排方面的技術改造成為綠色轉型的重要選擇,把污染的生產裝備改良成為綠色環保設備,把傳統工藝技術優化成為現代綠色技術,將成為行業可持續發展和眾多企業走出困境的重要選擇。因此,2019年由傳統生產方式轉向綠色生產方式,推進農藥生產智能化、綠色化轉型發展將成為主流趨勢。當然,綠色轉型離不開創新,轉型到綠色也必須依靠創新,必須能夠有效地促進資源合理配置、生態改善、環境友好、降低各種消耗等,否則,則是毫無意義的轉型,也是達不到目的的轉型。所以,農藥業的轉型發展,必須圍繞綠色農藥大張旗鼓地開展全面創新,轉向全面創新驅動將是2019年農藥行業綠色發展的必然趨勢之一。


(2)市場碎片化。農業是由若干系統構成,農作物多種多樣,既有小麥、水稻,也有高粱大豆,既有糧食作物,也有經濟作物(油料作物、蔬菜作物、嗜好作物);既有工業原料作物,也有飼料作物與藥用作物等。主要分為七大類:糧食作物、經濟作物、蔬菜作物、果類、野生果類、飼料作物、藥用作物。糧食作物:以水稻、玉米、豆類、薯類、青稞、蠶豆、小麥為主要作物;經濟作物:以油籽、蔓青、大芥、花生、胡麻、大麻、向日葵等為主;蔬菜作物主要有蘿卜、白菜、芹菜、韭菜、蒜、蔥、胡蘿卜、菜瓜、蓮花菜、菊芋、刀豆、芫荽、萵筍、黃花、辣椒、黃瓜、西紅柿等;果類有梨、蘋果、桃、杏、核桃、李子、櫻桃、草莓、林檎等品種,野生果類有酸梨、野杏、毛桃、苞瑙、山櫻桃、沙棘、草莓等。飼料作物如玉米、綠肥、紫云英。嗜好作物如煙草、咖啡,藥用作物人參、當歸、金銀花。這么多的作物種類所對應的防治病蟲害的用藥也是五花八門,如小麥、玉米、水稻等作物上病蟲害登記藥劑數量可多達幾百個,甚至上千個農藥產品。小宗作物用藥更是多如牛毛,但規范也很困難。種類繁多但根據種植面積的不同,其使用范圍與數量也會不一樣,每種農作物所需要的農藥在不同的時期也會有很大的差別,尤其是隨著我國種植業結構調整,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農產品國際貿易的發展,小宗作物的種植迅速發展。小宗作物的面積不斷增加,種類如雨后春筍般,不斷涌現。因此,農藥“碎片化”較為突出,單一作物,單一服務,大品套餐成為2019年農藥企業的最佳選擇。


話說過來,農作物的多種類所帶來的農藥“碎片化”是客觀的。我國幅員遼闊,多種氣候、土壤、多樣化的農業耕作方式和多種病蟲害防治需求決定了農藥產品的多樣化和個性化。改革開放前,我國農作物種植較為單一,以往的農藥市場千篇一律也不足為奇,尤其是計劃經濟年代,那時的市場也為完整單一,是較好駕馭的,而現在的農藥市場則完全不同了,因為,隨著我國主要矛盾的改變,對農產品需求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品種需求更加多樣、個性化。農業的大發展,種植業百花齊放,那種賺錢就有人種,使用農藥種類也是繁多;于是,多元現代化的農業發展無疑帶來了多樣的用藥需求,農藥這個原來整體市場、完整的市場變成了目前的大小不一、性質不同的碎片化市場。在農業高度分化細化、現代農業高度精準等因素的影響下,2019年農藥市場的性質將會發生大的變化,市場對農藥需求也出現了多元化、零碎化。那么什么是碎片化、我們又該如何理解呢?所謂的“碎片化”即是“完整的東西破成諸多零塊”,猶如一塊完整的布,用剪刀把它分割成為形狀不同、大小不一的零碎布塊一樣。現今的農藥市場猶如原子能的裂變一樣,由一元裂化為多元,出現了多塊性質不同的“碎片化”,有小麥等主要作物農藥市場,也有蘿卜、白菜、芹菜等蔬菜作物用藥市場等等,當然,還有一些園林等非農業用藥市場,這些零零碎碎的不同用藥就是“碎片化”。再看“碎片化”下的市場對產品也是多種多樣,如果加以細分,多品種小批量已經是大勢所趨。市場碎片化是現代農業不斷細化升級的衍生品,在碎片化市場里對個性追求是非常渴求的,這既是碎片化市場的重要特點之一,從生產方式上,也是由大規模、標準化的生產向個性化、定制化、小品種的方向轉變。筆者是這樣來理解、把握市場碎片化的。筆者認為,未來,農藥市場碎片化將長期存在,多元化、個性化消費將依然是時代性的消費主流,這一發展趨勢將長期主宰市場碎片化、消費個性化時代。2019年,圍繞現代農業、智能農業、數字農業等的升級服務與結構優化將是應對市場碎片化手段之一。


(3)高質品牌化。實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進一步激發市場活力、增強內生動力、釋放內需潛力,推動經濟保持中高速增長、產業邁向中高端水平的核心手段。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認為,由于“我國經濟運行主要矛盾仍然是供給側結構性的”,因此“必須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不動搖”。盡管2018年以來,來自供求關系、政策、環境、等多方面的因素疊加,促進了我國農藥工業進入了加速變革和轉型升級的新階段。由價格戰轉向利潤戰,由高速低質化轉向高質品牌化,成為這一階段發展的重要特征。但力度還是遠遠不夠,各項改革需要進一步深化。進入2019年,農藥市場顯著變化將仍然是減量提價高質,尤其是價格與質量的提升,這與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是一致的,當然,也與環保風暴等有直接的關系,但不容否認的是,農藥企業的競爭由降價爭奪市場轉向追逐價值利潤上來,這是個不爭的事實。過去一段時間的粗放式發展以及創新能力薄弱,為占領一方市場不惜以降價來打敗競爭對手,管他虧本不虧本、賠錢不賠錢,先把競爭對手驅逐出去市場再說。


而現在伴隨著農業數字化、精準化、智能化的到來,產業升級,高質化、品牌化逐步成為現代農業需求的亮點,這將驅使2019年競爭方式和產品結構的迅速調整,市場對于綠色高效高質量農藥產品需求的快速增長,也迫使農藥廠商改變以往的競爭策略,競爭的著眼點將會放在:如何滿足現代農業智慧農業精準農業發展的需求上來,市場開發的重點將會放在如何緊跟這一市場趨勢上來。價格競爭轉向價值競爭,由追求市場轉向追逐利潤,由低質規模取勝轉向高質品牌化上面見分曉,成為2019農藥行業發展的方向。放棄低檔大路貨,開發高效高質、追求利潤、效益已成為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的重要籌碼。仔細觀察整個行業與市場,發現這種轉變正在農藥企業悄然進行著,2019這種轉變將會更加明顯。當然,從邏輯上講,市場碎片化時代必然要求市場結構和競爭方式的轉變,低質邁向高質,低價競銷轉向價值判斷,仍將是這一時期的重要特點,從拼規模、拼價格、爭市場轉向拼品牌、高質高效將會是未來行業發展的主線,在2019年將表現得更加突出。


(4)競爭全球化。進入2018年以來,全球農藥市場發生顯著變化,中國化工收購先正達、杜邦和陶氏合并成立陶氏杜邦公司、拜耳收購孟山都等,全球農化領域六大跨國企業中,五大跨國企業發生了重大變革,國外農藥爭先恐后涌入國門,尤其是國際農化巨頭企業的重組并購全部到位,使農藥市場呈現新的發展格局。2019年,國內農藥競爭的態勢將發生大的改變。國內農藥漂洋過海走出去,我國農藥已銷售到全球182個國家和地區,競爭全球化讓2019年的農藥市場變得更加撲朔迷離。隨著市場集中度的提高,當前,全球農藥市場基本確立了5家企業(拜耳—孟山都、中國化工—先正達、陶氏—杜邦、巴斯夫、富美實)鼎力格局,以往白熱化的競爭態勢將有所緩和。但市場活力在于競爭,競爭是全球化的競爭,是不分國界的競爭,是國外企業廣泛參與的競爭,2019年這種緩和的競爭態勢將有所改變。目前,在中國的任何地方都會看到國外農藥的身影。中國是農業生產大國,其市場、政策優勢吸引著國外的廠商來華逐利。中國就是一個農藥大市場,這樣的大市場能不引來蝶飛鳳舞。因此,國外品牌肯定會不遺余力地搶灘國內各個區域市場,崇拜者說它長驅直入也好,道它勢如破竹也罷,說白了,也不是那么可怕,無非說明了國外品牌進入國內競爭的一種態勢。也有人放言,在國外品牌的攪渾下,說市場的競爭將會如何如何激烈,甚至會再次白熱化起來。其實,所有的商戰都是一場望不到硝煙的戰爭,既然是戰爭,那么激戰就在國內外企業展開,國內外強企混戰將不可避免。但誰能笑到最后,還是一個未知數。天時、地利是中國企業本土競爭中的最大優勢,國外品牌來中國競爭的優勢就是質優高效,具有很好的口碑,但有可能水土不服。雖然在中外的較量中,本土農藥的短板不少,導致在某些方面競爭乏力、力不從心。但筆者認為,盡管現實是殘酷的,但信心是重要的。危和機同生并存,我們必須樹立信心,正視現實,避開短板,圍繞國內傳統農業升級與品種多元化、產品高質化的需求做好與國外品牌競爭的大文章。戰略上,不求一城一地之得失,迂回包抄,集中資源,逐個擊破;戰術上,精益求精,補短板,抓好新品研發和提質增效,焦點聚集到打造自身核心競爭力上來。2019年,農藥企業要把轉變思路和競爭策略作為當務之急,抓住農藥購買者的心智,滿足市場的各種需求,做好產品升級和質量提升以及技術、管理等創新,才能適應市場競爭的態勢改變,在全球化競爭中占據制高點,取得最后的勝利。


3 關于應對2019年行業和市場之變的對策

這個世界無一不變的是變化。2018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提出“要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提出“切實抓好農業特別是糧食生產,推動藏糧于地、藏糧于技落實落地,合理調整‘糧經飼’結構對比”,著力增加優質綠色農產品供給以及重視新型經營主體發展,繼續深化農村土地制度改革等。這些新的提法將會給2019年的農藥行業與市場帶來新的機遇與挑戰。加之《農藥管理條例》及其配套制度陸續落地實施,環保政策日趨嚴格,跨國公司兼并整合也相繼到位,必然帶來行業與市場之變。供給側改革、更為嚴格的環保政策,中美貿易摩擦,跨國植保巨頭的兼并重組產生的蝴蝶效應,以及新《農藥管理條例》的全面實施、以無人機飛防為代表的精準農業的逐步推進,也促進著我們農藥植保行業整體的轉型升級。可以說,行業整合,產業升級,產品優化,管理規范等等這些彰顯了我國農藥行業的重大變化,還有農業的精準化、智能化、數字化、生物技術(如RNA農藥、性誘劑、食誘劑)加速了農藥行業與市場之變,大數據的數字技術,信息遙感技術等等新技術催生著農藥行業與市場之變,這一切的一切都有力地說明行業變之快、市場變之深。“變”可以說是2019年國內農藥行業和市場之主線。加之國際農化巨頭企業的重組并購全部到位,也使2019農藥市場呈現新的發展格局。在2019年行業之變、市場也在不斷的改變的形勢下,我們決不能墨守成規,而應是以變應變,以變制變,奪取2019年農藥生產經營的新勝利。筆者建議,2019年,要善于把握行業與市場之變的特點,抓住關鍵,大膽創新,抓好以下各項工作:


(1)抓好產品和服務升級。即由追求數量高速發展轉向以高效高質化為主的個性產品升級和服務優化方面上來。這是適應市場碎片化的要求,也是進行供給側改革的重要內容。從宏觀來看,農藥行業正面臨著從高速發展到高質量發展的轉型關鍵時期。目前,現代農業、數字農業、精準農業、智慧農業的發展要求國內農藥加快升級步伐,農藥生產高速轉向高質是大勢所趨,國內外現代農業的快速發展迫切要求調整產品結構的呼聲將會在2019年日趨高漲。市場碎片化對于農藥行業的影響也越來越大,產品高質化、服務個性化和產品多元化、生產小批量化和精益化,靶點精準化等將成為2019年國內農藥轉型升級的風向標。轉向高效高質產品不僅很好了滿足農藥購買者的需求,而且也是貫徹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提質增效改革供給側的重要途徑。產品要與時俱進,沒有新品是萬萬不行的!一些優秀的、即將到期或者已經到期的農藥產品就是企業 “寶藏”,必須深挖。這是改革時代的要求,更是走向現代農業、順應行業發展的需要。以往,以量大價低取勝,行業讓利不讓市場,低質大路貨農藥產品利潤之低,而導致效益低下,令人扼腕嘆息。而進入2018年以后,量利價三個要素出現了不協調,量少了,但價格和利潤上去了,2018年以來尤其是上半年農藥企業績效提升就能夠很好的說明之。可能有人認為,是環保政策因素導致供給減少價格上揚的原因,但這只是表層。只是眾多原因的一個,仔細觀察和分析,筆者認為是以高質高效產品為主的產品結構調整導致了企業的利增,這才是深層次原因。產品升級、結構合理,滿足了市場的需求,是不可忽視的主要原因。高質化產品、個性化服務、多元化品類是應對市場碎片化的必然,也是走出低利潤泥潭的一條好路子。所以,在2019年這個碎片化市場時代,必須以創新來加快產品升級結構調整,提高產品質量,降低生產成本、減少“三廢”產出,加工適用劑型、提高使用效率、減少面源污染,這是2019年以及未來一段時期農藥企業發展的關鍵,擴大高質高效綠色產品比例將是未來農藥業結構調整升級的重頭戲,也是2019年市場主流趨勢。供給側改革也好,產業結構調整也罷,說一千,道一萬,離開了高質化、品牌化、生態化、個性化,所謂的升級就是空話。市場碎片化時代,低質走向高質量、大批量生產轉變為小批量、非環保走向綠色是農藥行業的大勢所趨,這體現了把市場需求放在首位的基本原則,否則說結構優化、產業升級就失去了實際意義,供給側改革也失去了方向,達不到應有的結構性改革目的。


(2)大力進行市場與營銷創新。下雨打傘,天冷加衣,氣候變,我也變。而2019年市場在變,營銷豈能不變?2019年的市場碎片化了,其營銷策略與手段也要求與之相適應,營銷策略、營銷手段要大膽地升級創新,這是我們適應市場碎片化客觀要求。面對市場碎片化,營銷工作要由被動應對轉向主動對接,要對營銷思想、營銷策略、營銷手段以及營銷隊伍等組織建設大膽創新,認真把握碎片化市場的特點和規律,把市場“需求”放在首位,持續強化與購買者互動體驗,做到體驗活動必須生動、有趣、實在、有用、新穎,通過豐富多彩的活動來促進農藥銷售。如各地舉辦農民豐收節活動、還有參與各種農業果蔬能手賽事的營銷等活動,既傳播了品牌、推廣了產品,又鞏固了市場,贏得了效益。以往傳統市場是整體劃一的市場,而現在的市場早就碎片化了,這個市場是零碎的,細分的,這個市場與整體化傳統市場有很大的區別,需求多元、小批量、多樣化是這個市場的基本特征,碎片化市場也有不同的熱點,主要是時間節點不同、區域不同,氣候環境不同、農耕文化不同,那么市場需求與銷售情況就會有很大的不同。所以,必須把握市場碎片化的特點,根據不同的時段、不同地點、不同的氣候和農耕文化特點來策劃構思活動,營銷上采取與之吻合的促銷方案和措施,營銷的重點時段和節點要放在各類農事安排上,要在解決賣貨難、收款難、賺錢難這些痛點上動腦筋,這樣,市場契機、賣點會不期而遇。當然,企業仍然是競爭的主體,碎片化下的高質多元、小批量,品類多樣等,作為農藥企業必須根據這一需求特點抓好促銷,碎片化市場下的活動開展要緊緊抓住購買者物質要求與心理需求,分別采取不同的策略,如適應專業化、精細化,聚焦專業產品,聚焦農作物細分市場,發力全程農作物病蟲害解決方案,發展藥械一體空中飛防等等。總之,市場碎片化必須大膽創新營銷,唯有如此,別無他途!


(3)大膽變革升級渠道。得渠道者得天下,這在商界是至理名言。渠道在市場碎片化時代以不同于以往傳統的渠道,也就是說渠道發生了重大變化,如何順應市場碎片化時代的渠道之變,把渠道與終端轉換、升級好,達到有的放矢之成效,是市場碎片化時代的重要課題。做營銷必須善于抓渠道占終端,渠道與終端是在市場穩操勝券的法寶。其實,渠道升級是與碎片化相伴而來,產品多元化、服務多樣化與生產小批量化這些概念在市場碎片化時代頻繁呈現。而在現實中渠道競爭日趨激烈,競爭層次的提高,競爭程度的激烈,導致渠道模式系列變革,尤其是農藥行業。銷售短渠道(廠家—一級經銷商—終端—消費者與廠家—終端—消費者等)逐步取代了傳統的長渠道(廠家—一批商—二批商—終端—消費者)。渠道單一走向渠道多元,是市場碎片化時代的基本趨勢。應對渠道之變的出路在于調整升級渠道狠抓終端,終端如農村種田大戶,農業種植合作社,家庭農場等對于農藥企業非常重要,具有很大的潛力。要堅持不懈地抓,直到抓出成效。當然,做好這個工作要很好地細分市場,定好位、起好步,固終端,鎖渠道,把市場主動權緊緊抓在自己手里,產品線(即品種多樣、價格、戰略職責不同)要多元化,不斷地縱向延伸,不斷“差異”產品,要提供標準化、精細化的作物科學解決方案等等,唯有如此,才能把握碎片化的市場。不同地區、不同氣候、不同的作物、不同的種田業態等有不同的農藥需求,不同終端的市場的情況也有差異,要結合這些來開發各種農藥新品。2019年目標定位在市場需要的高質、高效、綠色、個性與性價比優良,就是物美價廉、品種多元、品類多樣,這對于碎片化市場是非常必須的;2019年的農藥新品開發還要考慮這些因素,即各地的土壤氣候、農耕文化與種植習俗不一樣,這對于農藥銷售影響很大,各種新品要很好的對接這些因素,要去同質化,大膽創新,要把產品個性突出出來,功利性放大出來。要把復雜的事情簡單做,簡單的事情重復做,重復的事情堅持做,要考慮不同的地點、時間氣候以及不同的用戶等終端情況不同,農藥需求也有很大的區別,必須區別對待,決不能整齊劃一。


(4)把握全球市場,全力做好農藥出口,推進農藥國際化。全球人口持續增長以及生物能源需求等將繼續推動農業發展,加上我國農業“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為中國農業轉型升級、引領世界農業發展提供了重大機遇。從而有效地刺激農藥需求,而世界農業生產需求增加將促進農藥進出口貿易。國內種植業農藥使用量約30萬噸,在農藥使用量零增長行動下,使用量可能還會減少,因此,2019年,近100萬噸的農藥需要通過出口貿易進行消化。但不同于以往的是,2019年我國農藥出口要以高效高質品牌綠色(高端化)為重點。在農資市場越來越聚焦于高效高質品牌綠色尤其是高質、品牌的情況下,農資使用者以品牌為榮,以高效高質高端顯示價值成為現代人追求。當前,國際農藥市場越來越顯現出高效、高質、高端化、品牌化的特征,農藥的國際化就必須以此為突破口,2019年我國農藥出口也應該圍繞這些方面做文章!全球經濟競爭在品牌方面競爭表現得最為強烈。國家競爭力離不開品牌,它是一國經濟實力的重要標志。在美國,可口可樂、蘋果、微軟、沃爾瑪等品牌是全球一流的品牌,如果沒有它們,美國經濟將不可想象,品牌是經濟強國的兩大基石,無品牌的支撐國家,其經濟發展是沒有前景的。經濟強國與品牌強國是劃等號的。有‘搬運工’之說的我國企業,為什么在國際價值鏈上處于低端,品牌產品的不足在制約著我們!中國要從“低端經濟”轉向“高端經濟,必須重品牌與高端產品的研發。對于中國農藥的國際化來說,品牌與高端是 “加速器”。品牌發展之路是經濟轉型的必由之路,只有從產品向品牌轉型,從‘低端經濟’向‘高端經濟’轉型,才能獲得可持續發展。品牌在更加開放的未來將占有更重要的一頁,品牌爭霸將是市場國際化的主旋律,各類品牌之間的競爭將愈演愈烈,加上不斷地整合品牌以及品牌競爭的國際化將極大地影響中國農藥發展格局。我國農藥業知名品牌少、與國外比“一高四低”(即成本高,附加值低、競爭層次低、售價低、經濟效益低)是其痛點。品牌與高端化的產品(國際認可的)不多。以往,保量減價占市場,價格成為中國農藥產品進入國際市場的優勢,在國際市場只能是降價競爭,取得微利潤。而在今日之競爭背景下,品牌、高端產品的打造就成為2019年的當務之急。要增加國際市場中的份額,就必須增強我國農藥品牌化、高端化,加快創制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產品,這樣才會有國際市場的話語權。盡管當前中美貿易戰有所緩和,但對中國農藥出口仍有一定的影響,但影響仍然在可控制以內,東方不亮西方亮,土耳其、柬埔寨、巴基斯坦等國家對中國農藥需求很大,2018年以來農藥出口向好的情況就說明了這一問題。同時,國家政策有利于農藥出口,目前農藥原藥的退稅稅率為征11%退11%,農藥制劑為征11%退5%,與以前農藥原藥征13%退9%、制劑征13%退5%相比,實際征稅幅度顯著減少。因此,我國農藥產品的未來出口仍然具有前景,在一帶一路及繼續擴大開放的帶動下,2019年農藥國際化之路將會越來越寬廣。因此,2019年,要繼續做好品牌培育,增加出口,布局全球,加大高端市場份額,不斷增強中國農藥的國際核心競爭力。


4 簡短的結語

總之,2019年正處于一個變革的年代,行業也處于一個關鍵的時期。隨著我國改革創新步伐的加快,以及伴隨著一系列政策措施的深入推進實施,2019年我國農藥行業將進入變革轉型的關鍵時期,也必將影響著行業和企業未來的發展。預期2019年中國農藥仍然具有美好前景和市場空間,行業發展也必然圍繞綠色、創新、服務等重點進行高質量發展。筆者認為,2019年中國農藥行業發展的方向將是以綠色、創新為內容的高質量發展,以服務謀發展將成為2019年重頭戲。2019年中國農藥行業和市場前景是美好的,只要我們認真貫徹落實2018年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把握好戰略機遇期,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不動搖,抓住一個變字,在變中求新,變中求同,以變求變,以變制變,堅持綠色發展、創新發展、高質量發展、以服務謀發展,我們就能勇立潮頭,駕馭市場,贏得未來!


注:

①來源于中國農藥工業協會歷年來發布的行業數據

②來源于國家統計局發布的農藥行業數據與海關發布的農藥出口數據

③來源于2018年農藥上市公司發布 2018 年半年報和三季報


編輯人員:顧倩倩
相關文章推薦

游客可直接評論,建議先注冊為會員后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0個字符

以上評論僅代表會員個人觀點,不代表中國農藥網觀點!

查看全部評論
  • 熱門評論
  • 最新評論
回復
回復內容
保存 關閉
七乐彩玩法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