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乐彩玩法规则
用戶名:
密 碼:
還不是會員?請注冊!!!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用戶名: 密碼:

草銨膦:供應短缺, 價格穩漲,市場廣闊

發布時間:2017-05-06 來源:《農藥市場信息》傳媒 作者:楊益軍

一、 草銨膦被視為除草劑的“新貴、明星”,究竟為哪般?

草銨膦是一種有機磷類廣譜滅生性除草劑,具有活性高、吸收好、殺草譜廣、低毒、環境友好等特點。近兩年,草銨膦逐漸引起行業的重視。在前兩年合肥、南京植保會期間,筆者發現諸多企業無貨去攬單,而在登記方面也進行登記競賽。截止到2017年3月底,草銨膦在國內登記數目為238個。其中,單劑登記為234個;混劑登記為4個;原藥登記證38個,登記標準是95%的含量,其中永農生物科學有限公司對精草銨膦91%的規格做臨時登記,登記證號是LS20150094;制劑登記為200個。短短2~3年的時間,草銨膦已經發展成為近200個登記證的大產品,未來還有制劑、原藥登記在申請或審批中,短期內我國草銨膦被高度關注,致使國內登記井噴。

筆者認為主要是由以下市場引發的:

一是草甘膦受到耐藥性的挑戰。由于全球轉基因作物種植面積約90%為含有抗草甘膦性狀的作物,草甘膦的大面積、大量重復使用,已經導致抗性雜草的發生與發展。草銨膦對抗性惡性雜草十分有效,使用時間也短,目前基本不存在抗藥性問題,可以用于替代草甘膦。

二是百草枯因毒性高被禁用。僅次于草甘膦的全球第二大除草劑百草枯,由于沒有解毒藥,導致大量非生產性中毒死亡,已被很多國家強制退出市場。草銨膦低毒、安全,對人體和作物的危害較低,替代空間很大。

三是抗草銨膦轉基因作物的逐步普及。拜耳已成功開發抗草銨膦作物,抗草銨膦基因的大豆、油菜種子在市場上已有較好銷量,隨著轉基因作物種類的增多、種植面積的擴大,對草銨膦的需求也會增加,市場發展潛力巨大。

綜上所述,位于草甘膦、百草枯之后的第三大滅生性除草劑草銨膦獲得了巨大發展空間。目前草銨膦原藥價格大約17萬元/噸,大約是草甘膦價格的8.5倍和百草枯價格的9倍。不過由于草銨膦的持效性是百草枯的2倍,從用戶反饋來看,制約草銨膦大規模應用的最大障礙是高昂的價格。草銨膦畝用成本約15~18元,草甘膦畝用成本約10~12元,百草枯畝用成本約7~9元,因此,從畝用成本來看,并沒有大家想象的那么高,用戶的接受度尚需消化,推廣也需要過程。

二、 供求關系決定價格走勢

1. 全球草銨膦供應狀況及趨勢

2016年起,海內外草銨膦巨頭紛紛擴充產能以應對下游需求的增長。國外方面,拜耳是海外最大的草銨膦生產商,目前擁有產能0.6萬噸/年。公司近幾年已在全球范圍內投資5億美元用于LibertyR(活性成分:草銨膦)的供應,包括投資5000萬美元擴建位于美國馬斯基根的生產設施。此外,拜耳聯手Evonik Industries共同投資2億美元在美國阿拉巴馬州莫比爾縣建造兩處草銨膦中間體工廠,生產LibertyR的中間體,預計2017年年中投入運行,屆時拜耳草銨膦原藥總產能將突破1.2萬噸。

2016年以來,國內草銨膦產能進入快速擴張期,筆者根據多種形式的調研信息進行了匯總。目前,浙江永農擁有草銨膦產能約0.3萬噸/年;利爾化學草銨膦總產能達到0.5萬噸,另有1.0萬噸新增產能已通過環評,有望于2018年擴至1.5萬噸;河北威遠目前產能0.15萬噸,并計劃未來2~3年擴至0.3萬噸;四川福華通達分兩期進行投資建設的1.2萬噸草銨膦項目,于2015年12月完成備案,預計2017年二季度末有供應;輝豐股份2017年擴至0.5萬噸,投產時間未定;內蒙古佳瑞米精細化工有限公司0.3萬噸草銨膦項目的一條0.06萬噸生產線已試產,其余4 條生產線預計今年年內建成,總產能擴至0.3萬噸(詳情見表1)。

全球草銨膦有效產能只有約1.7萬噸,而短期內我國草銨膦產能不能集中釋放,預計2017年增加產能不超過0.5萬噸,主要是受以下三個方面因素的制約:一是目前國內企業的草銨膦生產工藝仍然存在很多技術難點,很多企業的生產裝置尚不能實現穩定運行,產品質量也得不到保障;二是很多企業由于工藝技術不過關,生產成本居高不下,在目前12萬元/噸的價格下無法實現盈利;三是國內生產工藝的廢水量過大,對環境容量形成巨大挑戰,產能投放大概率會受到制約。

2. 草銨膦出口情況

近幾年,在強勁的海外市場需求刺激下,中國的草銨膦出口增長較快,越來越多的國內企業開始加入草胺膦的生產。2016年中國出口草銨膦總量約為7000噸,同比2015年增長75%,其中原藥出口為2929.35噸(按95%草銨膦計),原藥出口量相比2012年增加了10倍,制劑出口超過4000噸(折200 克/ 升計),相比2014年制劑出口量1800噸,增加近220%。

從出口國別來看,多年來美國是我國草銨膦最大出口國,約占出口總量的三成。其他主要出口國為澳大利亞、馬來西亞、韓國、越南、非律賓、泰國、新加坡、印尼、馬來西亞、哥倫比亞等。我國主要出口企業分別為上虞永農、河北威遠、利爾化學、山東濰坊潤豐和河北百事達等。

2015年前由于我國草銨膦供給的短缺,95%草銨膦出廠價格從2012年1月的3萬美元/噸(當時匯率,下同)上升至2015年1月的的5.3萬美元/噸。之后隨著草銨膦產能的迅速擴張,其價格又迅速下降至2016年10月的1.75萬美元/噸,目前受環保因素和工藝優化的壁壘,產能受限,預計目前草銨膦出口會漲至2.57萬美元/噸(詳情見圖1)。

3. 草銨膦供求平衡評價

根據卓創資訊數據統計,全球草銨膦總產能為2.1萬噸,由于成本和環保原因,目前全球有效產能只有約1.7萬噸,其中,國內有效產能為1.2萬噸(詳情見表2)。若按照國際80%的開工率計,供應量為0.96萬噸,實際上2016年我國草銨膦產量為7800噸(詳情見表3)。德國拜耳計劃2017年擴產至1.2萬噸,但由于其與孟山都的合并,這一計劃存在不確定性。此外,利爾化學2016年底擴充至0.5萬噸,有望在2018年擴產至1.5萬噸。因此短期內看不到產能大幅提升,從表觀消費來看,短期內草銨膦將約有2000噸市場缺口,所以草銨膦價格仍呈現貨緊價揚的態勢。

2015年前,草銨膦的下游需求主要集中在海外,國內需求預計不足1000噸,全球總需求不足10000噸。2016年起,百草枯水劑禁用,膠劑推廣緩慢,加上草甘膦抗性問題凸顯,草銨膦獲得成長機會,促使我國草銨膦需求旺盛。2016年我國草銨膦需求增至2000噸以上,達到1萬千升以上(200克/升計,下同),河北威遠銷售總監劉新兆認為,2017年我國草銨膦需求極有可能達到1.2萬千升以上(200克/升計),未來2~3年,全球草銨膦需求量將呈現每年20%以上的增速,2017年全球需求量有望達到18000~20000噸(詳情見表4)。

三、 行情走勢分析及預測

1. 價格V型反轉

2016年草銨膦行情走勢和大多數農藥產品極為相似,就是價格呈現先跌后漲的態勢。2016年1~2季度兩次價格大幅下滑極大程度壓縮了草銨膦生產企業的利潤空間,原藥價格從2016年1月的16萬元/噸下滑至6月底的11.0萬元/噸,半年之間跌幅高達30%。2016年中期以后,多數生產企業則處于生產技術高點難以攻克、摸著石頭過河的階段,部分小型企業生產成本與銷售價格倒掛,部分企業被迫停產,疊加趨于嚴格的環保政策也成為2016年下半年多數小型企業停產檢修的重要因素,開工率驟降引發供需失衡,下半年草銨膦原藥價格出現強勢反彈,從10.5萬元/噸價格回歸至17萬元/噸,漲幅近6成,從2015年底到目前,價格V型反轉成功。

目前,草銨膦工廠持續供應緊張,生產商謹慎報價,95%草銨膦原藥主流報價至17萬元/噸,主流成交至16.5~17萬元/噸(詳情見圖2)。從目前市場反饋看,未來1個月草銨膦市場仍將維持供應緊張的局面,主要基于以下原因:一是從供應商接單情況看,供應商訂單安排至二季度末;二是從市場開工看,考慮到各省的環保壓力較大,生產商滿負荷開工略有壓力。

2.供需短期失衡明顯,2017 年將現“前漲后穩”

在國內外眾多生產企業中,德國拜耳作物采用的Hoechst工藝路線成本較低,估計僅為4萬元/噸;國內企業基本采用Strecker工藝路線,技術實力較好的企業成本相對較低,估計為8.5萬元/噸,工藝相對落后的企業成本更高,甚至超過目前的市場價格12萬元/噸,這部分產能可能會被逐步淘汰掉。2017年2~3季度,隨著輝豐、福華裝置可能存在的有效供給增量,來填補2017年冬季受霧霾控制,河北裝置有可能限產甚至停產的減量,屆時我國草銨膦供需將達到一個動態的平衡。可以說,2017 年價格大概率呈現“前漲后穩”的態勢。

四、多重因素刺激草銨膦需求增長,市場前景廣闊

需求增量一:與草甘膦復配,解決耐藥性問題

隨著草甘膦多年的大規模使用,耐藥性逐步顯現,草銨膦成為理想的替代品。然而,由于兩者的使用成本相差較大,草甘膦被草銨膦取代的可能性并不高,草甘膦和草銨膦的混配制劑或二次施藥將是解決抗性雜草問題的主要手段,這類情況作物種植面積預計將會達到草甘膦使用面積的10%。

客觀預計,2017年草甘膦的需求量約為85萬噸。假設草甘膦與草銨膦復配的施用面積為草甘膦總施用面積的10%,復配比例為30:1,經過測算,2017年草銨膦與草甘膦復配產生的需求量約為2800噸。

需求增量二:替代百草枯

隨著百草枯水劑在國內被禁用,這部分市場空間將由滅生性的草甘膦、草銨膦、敵草快共同分享(詳情見表5)。

目前國內有7.7 億畝土地使用百草枯,根據當前草銨膦價格變化趨勢以及農戶的使用習慣,按照草甘膦、草銨膦、敵草快三者平分,預計將有33%的土地(2.57億畝)選擇草銨膦進行替代。正常情況下每畝土地使用250~300克20%草銨膦水劑,換算成原粉大約是50~60克/畝,那么,2.57億畝土地的需求量大約是1.28萬噸/年,即使按照最為保守的25%的替代率,新增需求量也超過3000噸/年。放眼全球草銨膦需求的增量會更大,草銨膦僅替代百草枯形成的空間是可觀的。可實際上,目前我國草銨膦復配制劑較少,僅有氧氟·草銨膦(利爾作物)、乙羧·草銨膦等少數復配產品,

目前國內還沒有草甘膦·草銨膦復配產品正式登記,但美國已有相關產品專利,企業應予以關注。

需求增量三:耐草銨膦轉基因作物推廣加快

目前,草銨膦的抗性基因已經被導入了水稻、小麥、玉米、甜菜、煙草、大豆、棉花、馬鈴薯、番茄、油菜、甘蔗等20 多種作物中,已經成功商業化種植的耐草銨膦作物系列Liberty Link幾乎包括了所有主要作物,拜耳作物科學、陶氏益農、孟山都均不斷開發出耐草銨膦的轉基因作物,給草銨膦帶來廣大的市場增量。

2015年全球草銨膦市值在千萬美元以上的前五位國家分別是加拿大、美國、日本、巴西以及韓國,市值都在2.2千萬美元以上(詳情見圖3)。從市場區域來看,不管是在市值還是市場規模,北美地區仍然在全球市場中占據著主導地位。而且隨著轉基因技術推廣和應用,近年來已在亞洲、歐洲、澳洲等部分國家推廣種植,由此草銨膦也成為全球第二大轉基因作物除草劑。

根據MarketsandMarkets出版的新報告稱,2016年草銨膦全球市場市值約13.7億美元,至2022年有望以9.25%的復合年增長率增長至23.29億美元,此份報告對全球草銨膦未來整體市場有著樂觀的預測。筆者綜合以上各方面增量的因素分析,到2020年草銨膦增量市場達到8000噸,屆時全球市場達到15億美元是較客觀預期的。

誠然,全球草銨膦市場未來發展比較樂觀,但是市場也存在許多不確定因素:其一,滅生性除草劑存在內部競爭,是個此消彼長的市場,比如草甘膦抗性、致癌評定,未來勢必受到相關政策和監管部門舉動的不確定影響;其二,拜耳和孟山都等農化巨頭成功并購后,拜耳草銨膦由6000噸擴產至12000噸,后續投資資金如何籌措,關系到擴產能否順利;其三,關注滅生性除草劑新品研發和推廣;第四,雖然全球轉基因作物的廣泛種植是大勢所趨,但轉基因品種之間存在競爭,不同國家對轉基因轉化政策執行不一,可能導致草銨膦轉基因作物推廣不順利,不能給市場帶來增量等。鑒于以上方面的不確定性,筆者建議企業和相關投資者,應該關注全球草銨膦需求狀況和趨勢,企業的目標市場需做到有的放矢,提高產品質量,購銷上盡量協議長單,不搞價格戰,維穩價格,企業才有可能盈利和保護市場的穩定。


七乐彩玩法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