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乐彩玩法规则
用戶名:
密 碼:
還不是會員?請注冊!!!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用戶名: 密碼:

2015年我國農藥生產與使用概況分析

發布時間:2016-08-16 來源:《農藥市場信息》傳媒 作者:束放等

    2015年,農藥市場一如既往的買方市場,貨源充足,供過于求。從使用量來看,殺蟲劑基本上是辛硫磷和毒死蜱搶灘第一;殺菌劑排名第一的是多菌靈和代森類產品;除草劑無論商品量還是折百量均位居第一的是草甘膦,它既是出口老大,也是國內市場的搶手貨;植物生長調節劑以多效唑、乙烯利、蕓苔素內酯為主打。

    農藥生產量配合國家農藥減量控害的大環境,各大類農藥均比上年有了較大幅度的減少。農藥進口量價齊增,農藥出口量價齊跌。主要病蟲草鼠害發生面積和防治面積與上年相比均略有減少。

    一、 農藥生產及進出口概況

    1. 農藥產量逐年遞減  據中國農藥工業協會統計,2015年我國農藥生產總量(折百量)132.8萬噸(見表1),比上年減少11.17%,其中殺蟲劑30.3萬噸,比上年減少13.92%;殺菌劑16.9萬噸,比上年減少0.59%;除草劑82.7萬噸,比上年減少11.12%;其他農藥2.9萬噸,比上年減少46.30%,創農藥生產量連續4年新低。


    2. 農藥出口量價齊跌  據農業部農藥檢定所統計,2015年農藥進出口企業1012個,農藥進出口商品量156.7萬噸,進出口額為79.6億美元。其中出口目標市場為175個國家(地區),出口農藥150.9萬噸,金額72.8億美元;進口來源地為37個國家(地區),進口農藥5.8萬噸,金額6.8億美元。農藥出口量前三位省份分別為江蘇、浙江和山東,出口額大的前三位產品分別為草甘膦、百草枯和吡蟲啉。進口額大的前三位產品分別為氯蟲苯甲酰胺、五氟磺草胺和草甘膦。

    2015年我國農藥原藥和制劑出口150.94萬噸,其中原藥出口54.56萬噸,制劑出口96.38萬噸(見表2)。其中,出口量最大的產品類別是除草劑,出口103.40萬噸,占出口總量的68.5%,其次是殺蟲劑出口30.94萬噸,占出口總量的20.49%,殺菌劑14.51萬噸,占出口總量的 9.6%,植物生長調節劑2.0萬噸,占出口總量的 1.33%,殺鼠劑0.08萬噸(見表3)。從表2中可以看出,除植物生長調節劑出口略有增長外,其他各類農藥均有不同程度的下滑。

    因出口農藥以除草劑為主,現將制劑出口部分按30%計算,折百量約為29.91萬噸,加上原藥出口量,農藥出口量占我國農藥生產總量的62.86%,國內年用藥量(折百)約為49.33萬噸(占自產農藥總量的37.14%)應用于農業、林業、牧業、衛生、工業、漁業等領域。簡言之,我國自產農藥63%用于出口,37%應用于國內。

    2015年農藥進口量5.76萬噸(見表4),其中,原藥進口0.69萬噸,制劑進口5.07萬噸。進口量依次為除草劑1.93萬噸,殺菌劑2.29萬噸,殺蟲劑1.49萬噸,植物生長調節劑0.04萬噸,殺鼠劑0.01萬噸(見表5)。

    二、 2015年農藥用藥情況

    1. 用藥情況  據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植保植檢站(不含西藏)調查統計,2015年我國農業用藥92.64萬噸(商品量),折百量30萬噸,比上年減少1.45%(見表6)。其中殺蟲劑10.89萬噸,比上年減少7.92%,占農藥總量的36.30%;殺菌劑8.0萬噸,比上年增加0.07%,占農藥總量的26.67%;除草劑10.72萬噸,比上年增加4.76%,占農藥總量的35.74%;植物生長調節劑3845.17噸,比上年增加1.32%,占農藥總量的1.28%;殺鼠劑47.89噸,比上年減少27.30%,占農藥總量的0.02%。

    農藥使用中微毒農藥占農藥總用量的0.43%、低毒農藥占71.48%、中毒農藥占25.19%、高毒農藥占3%、劇毒農藥占0.005%。可見,我國農業用藥品種主要以低毒為主。

    從農藥使用量來看,生物農藥占8.22%,非生物農藥占91.78%。生物農藥用藥量與上年相比用藥量上升的品種有:乙基多殺菌素、氨基寡糖素、天豐素(蕓薹素內酯)、多殺菌素、甲氨基阿維菌素、核型多角體病毒、蘇云金桿菌(BT)、赤霉素、春雷霉素、瀏陽霉素、蠟質芽孢桿菌等。

    用藥量減少的是枯草芽胞桿菌、井岡霉素、阿維菌素、苦參堿、多抗霉素、申嗪霉素、印楝素、乙基多殺霉素等。

    還有一些生物農藥因為是第一年進行統計,無法判斷增減,因此未列入其中。

    2015年我國農藥使用量(折百量)10000~30000噸的省份有16個,分別是山東、黑龍江、云南、湖南、河南、廣東、四川、江蘇省、廣西、湖北、安徽、遼寧、河北、吉林、浙江、江西省。

    2015年用藥量增加的省份有6個,占全國的19.35%;用藥量基本持平的省份有9個,占全國的29.03%;用藥量減少的省份有16個,占全國的51.61%。

    (1) 殺蟲劑用藥量持續下降

    2015年我國殺蟲劑用量10.89萬噸,與上年相比下降了5.33%。其中有機磷類用藥7.05 萬噸,占殺蟲劑總用量的64.75%,與上年相比下降了11.19%。

    在調查的12種主要農作物(水稻、小麥、玉米、大豆、馬鈴薯、棉花、油菜、柑橘、蘋果、茶葉、設施蔬菜、露地蔬菜)中,用藥量排在前10位的主要產品有辛硫磷、毒死蜱、阿維菌素、甲氨基阿維菌素苯甲酸鹽、高效氯氟氰菊酯、吡蟲啉、異丙威、高效氯氰菊酯、二嗪磷、蘇云金桿菌。

    殺蟲劑結構進一步調整,從統計的數據上看,新煙堿類和酰胺類殺蟲劑,如噻蟲嗪、噻蟲胺、呋蟲胺、哌蟲啶、吡蟲啉、啶蟲脒、氯噻啉、烯啶蟲胺、氯蟲苯甲酰胺、氟蟲雙酰胺、四氟蟲酰胺、氟苯蟲酰胺等用藥量均呈上升趨勢(排名不分先后)。

    殺蟲劑用藥量排在全國前10的省份為(折百量降序):湖南、河南、廣東、四川、廣西、山東、湖北、云南、安徽、浙江。

    2015年殺蟲劑中使用量在1000~30000噸的品種為(折百量降序):敵敵畏、毒死蜱、辛硫磷、敵百蟲、殺蟲雙、氧樂果、乙酰甲胺磷、殺蟲單、吡蟲啉、樂果、三唑磷、噻嗪酮、吡蚜酮、水胺硫磷、馬拉硫磷、炔螨特、蘇云金桿菌(BT)。

    (2) 殺菌劑用量與上年基本持平

    2015年殺菌劑使用量8.0萬噸(折百量),與上年基本持平。

    殺菌劑用藥量排在全國前10的省份為(折百量降序):山東、云南、江蘇、河南、安徽、廣東、遼寧、四川、河北、陜西。

    殺菌劑中用量在1500噸以上的產品為硫酸銅、多菌靈、代森類、甲基硫菌靈、三環唑、百菌清、井岡霉素、三唑酮、稻瘟靈、氫氧化銅、福美類、甲霜靈類。

    與上年相比增幅30%以上的品種為:噻呋酰胺、乙唑醇、醚菌酯、噻菌靈、咯菌腈、苯醚甲環唑、拌種雙、吡唑醚菌酯、咪鮮胺。

    與上年相比降幅在30%以上的品種為乙基多殺霉素、丁香菌酯、乙烯菌核利、肟菌酯、申嗪霉素、丙硫多菌靈、甲基立枯磷。

    (3) 除草劑用量上升

    2015年除草劑使用量10.72萬噸,與上年相比增加4.76%。除草劑用量在0.5~2萬噸的省份為(降序):黑龍江、吉林、湖北、遼寧、云南、山東、廣西、四川、湖南等。

    除草劑用量增加的省份為(降序排列):河北、北京、湖北、河南、四川、新疆兵團、江蘇、陜西、湖南、福建、甘肅、廣東、云南、貴州、重慶、遼寧、山西、安徽、青海、內蒙古等。

    除草劑用量在1~3萬噸的產品為(折百量降序):草甘膦、乙草胺、莠去津。

    用量在0.1~1萬噸的產品為(折百量降序): 百草枯、丁草胺、2,4-D丁酯、滅草松、異丙甲草胺、二甲四氯、二氯喹啉酸、氟樂靈。

    與上年相比增幅在60%以上的品種為:草銨膦、苯吡唑草酮、苯噻酰草胺、咪唑乙煙酸、草除靈、嗪草酮、硝磺草酮、氯磺隆、喹禾靈、西草凈、砜嘧磺隆。

    與上年相比降幅在30%以上的品種為:氯嘧磺隆、咪草煙、乙氧氟草醚、燕麥畏、氟磺胺草醚、五氟磺草胺、禾草敵。

    (4) 植物生長調節劑用量上升

    2015年植物生長調節劑用量3845.17噸,與上年相比上升1.32%。其中上升幅度最大的產品是蕓苔素內酯,用量較大的產品為(商品量降序排序)多效唑、乙烯利、蕓苔素內酯。下降幅度較大的為縮節胺。

    植物生長調節劑用藥量排在前10的省份為(商品量降序):海南、廣東、云南、新疆、四川、湖北、山東、河北、安徽、湖南。

    (5) 殺鼠劑用量下降較大

    殺鼠劑用量47.89噸,與上年相比有所下降,降幅為27.30%。用量較大的品種是敵鼠鈉鹽和溴敵隆。

    殺鼠劑用藥量排在前10的省份為(商品量降序):遼寧、河北、黑龍江、安徽、云南、山東、河南、四川、甘肅、寧夏。

    (6) 現代高效植保大型機械會逐步替代跑冒滴漏落后的小型藥械

    大型農場、合作社、專業化統防統治組織會優先考慮使用高效、農藥利用率高的大型植保機械,政府也會積極推廣高效植保機械,加大補貼和采購力度。農藥和藥械的龍頭企業可能會加大力度占據市場份額,小的企業市場份額會越來越小。

    大型植保機械價格總體穩定,但是受到農機補貼和政府采購影響,價格有所下降。相對于小型植保機械,大型植保機械價格較高,市場認可程度低。其中,植保飛行器價格高,普及率增加緩慢。

    2.農藥結構調整新動向  殺蟲劑老品種用量呈現下降趨勢,特別是有機磷類下降,酰胺類、新煙堿類呈現上升勢頭。殺蟲劑中用量加大的產品主要是毒死蜱、礦物油、敵敵畏、辛硫磷、吡蚜酮。

    殺菌劑混合使用形式在部分地區速度快,部分替代了保護性單劑份額。殺蟲、殺菌劑以種衣劑形式的使用量上升加快。

    部分地區隨著除草劑用量的上升,雜草抗性明顯增加。

    植物調節劑與殺蟲劑、殺菌劑混合使用形式顯現。由于植物生長調節劑在作物抗逆、增產、提高品質等方面具有良好的效果,近年來逐步得到農民認可,使用量有所上升。

    東北地區植物健康作物全程解決方案在大戶農場、專業化合作組織上升趨勢明顯。

    殺鼠劑用量下降,盡管鼠害有加重趨勢,但政府投入力度不大,統一滅鼠面積減少,因此鼠藥用量不增反降。近年來進口鼠藥占比逐年提升。

    三、 政策影響農藥市場

    農藥市場受諸多因素的影響而變化,歸納起來大致有4個方面:

    1.農藥禁限用政策  農藥禁限用政策不僅僅對農藥市場,對整個行業也都產生了較大的影響。

    2. 京、津、冀一體化  在植保協作方面,建立京津冀重大農業有害生物聯合防控工作機制,三地共建蔬菜、良田綠色防控基地,加之節水節藥力度的加大,京津冀三地的用藥習慣及水平都將發生變化。

    3.地方政府的一系列政策  為了科學安全使用農藥,全國部分省級植保部門于年初推出了本省年度重點推薦農藥品種名單,以引導經銷商銷售和農民使用,該地方政策的出臺對科學安全用藥起到了積極地促進作用,同時對本省農藥市場走向有一定的影響。

    4. 各種項目的實施  一噴三防、一防雙減、高產創建、蔬菜標準園建設、面源污染治理、耕地質量提升、政府統一采購農藥免費發放到農戶等項目的實施,對農藥市場產生了較大的影響。

    四、 農藥銷售渠道及變化情況

    農藥使用“零增長”計劃促進了農藥產品從目前的高毒低效向未來高效低毒轉變,農資產品銷售扁平化趨勢加大,中間環節越來越少,大多數小的農資經營店正被逐步淘汰。

    一方面隨著先正達、拜耳、杜邦、陶氏益農、巴斯夫和孟山都等國際農藥巨頭地毯式的農化服務、作物解決方案的強力推進,其市場占有率快速提升;另一方面農資經銷商延伸服務,搞統防統治服務,主推全程防治技術方案,重視技術推廣,輕產品銷售,擴大影響,市場占有率會加大。

    縣鄉農藥經銷商隨著專業化統防統治服務組織的快速發展,其市場范圍被擠壓,銷售業績逐年萎縮,農藥銷售主渠道地位被動搖,特別是在專業化統防統治服務組織發達的地方(如湖南),農藥經銷商被迫放棄農藥經營,或自己成立專業化服務組織,或給專業化服務組織跑龍套,或自己承包土地,變成十足的種糧大戶;專業化服務組織發展迅猛,為降低服務成本,擴張服務版圖,舍棄層層加價的中間銷售環節,直接與農藥生產企業實行產需對接,逐步形成“我的地盤我作主、我的用藥我自購”的局面。

    由于專業化統防統治服務受到國家政策的支持,發展前景被看好;國際農藥巨頭具有品牌、農化服務、作物解決方案等優勢,他們通過技術培訓、控制物流、給經銷商高額回報等方式占領市場,進口農藥數量每年都有增長。由于進口農藥擁有專利和銷售渠道,搶灘國內市場的份額每年都在攀升。但由于跨國公司產品價格過高,且實行的是全國統一零售價,其模式有可能會制約其快速擴張;各級農藥經銷商雖然有一定的人脈基礎,但兩頭都求人的模式未必能長久。

    生產企業銷售向基層發展,2015年多家農資電商成立、發展,以及二維碼政策的推廣,帶動了行業向現代化、信息化、多元化和網絡化邁進的步伐。電商企業起步,廠商聯合、農企對接增加。但電商在我國農藥銷售上還未形成大氣候。

    五、 農藥價格有升有降

    2015年暢銷品種、優質品牌產品價格有所上升。原油和電價上漲推動主要大宗基礎原材料液氯、燒堿、甲醇、苯、合成氨、黃磷、酒精、硫酸、硫黃和甲醛等價格持續高位運行。由于有機磷農藥的基礎原料黃磷價格穩中有升,毒死蜱、丙溴磷、敵百蟲、敵敵畏等品種價格也有所上漲。同時天然氣價格大幅提高,使以天然氣為原料的甘氨酸和亞氨基二乙腈的生產成本上升。另外,環保、人力、物流等成本也在不斷上升,但是國內原藥價格上漲幅度不大,有的品種甚至有所下降,給農藥生產企業帶來較大壓力。

    上漲幅度大的多為跨國公司產品,特別是杜邦、先正達、拜耳等公司的殺蟲劑,從推出到現在,價格逐年上漲,漲幅在10%~20%。國產品種基本持平或略有上升。百草枯受到禁用影響,價格上漲較快;草甘膦制劑受到百草枯禁用和原藥生產環評影響,價格也相應有一定上漲。受政府采購影響,氧樂果、吡蟲啉、高效氯氰菊酯、三唑酮等價格都有所下降。此外,大宗常規殺蟲劑敵敵畏、敵百蟲、乙酰甲胺磷、殺蟲單、茚蟲威、二嗪磷和高效氯氟氰菊酯等價格都有10%以上的漲幅。阿維菌素油膏被禁用后,阿維菌素及其衍生物甲維鹽(甲氨基阿維菌素苯甲酸鹽)需求強勁,阿維菌素和甲維鹽等產品供不應求,致使價格一路攀高。近幾年,廣大農民已把吡蚜酮、噻嗪酮作為防治稻飛虱的主打品種,需求量較大,價格保持穩定。

    六、 農民購買農藥取向

    隨著無公害農業的發展,尤其是高毒、高殘留農藥對環境污染引起人們的普遍關注,農戶對農藥投入正在發生四大轉變。農藥選擇從低價、多用向高效、一次使用轉變,節省勞動力成本;農藥投入由大宗常規品種向低毒、低殘留、安全、無使用風險、環保型品種轉變;農藥使用由低成本、低投入向合理成本、最佳投入轉變;病蟲害防治由化學農藥向化學農藥與生物農藥相結合方向轉變。

    需要說明的是文中所涉及的農藥用藥主要是糧食作物和大部分的經濟作物,不含森林、牧草、衛生、花卉等等的用藥;由于受多種因素的制約,我國農藥實際用量統計值偏小。

*注:本文中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和新疆兵團是分別計算的(所有省份統計中均不含西藏)。

七乐彩玩法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