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乐彩玩法规则
用戶名:
密 碼:
還不是會員?請注冊!!!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用戶名: 密碼:

滅生性除草劑敵草快市場 及趨勢評析

發布時間:2018-12-13 14:40:02 來源:《農藥市場信息》傳媒 作者:秦恩昊(以色列化工集團中國代表處)

一、 產品情況概況

首次產品投放市場時間:1958年(無專利限制)。

主要生產商/商標:先正達(Reglone,Priglox),其他為中國企業。

主要應用作物:滅生性除草劑,在多種作物上均可應用。

目標雜草:各類禾本科雜草,也用于塊莖作物的莖葉催枯,但藥效不如百草枯。

作用量(克/公頃):400~800g a.i./ha,劑型主要有Diquat 200g/L SL、Diquat 500 WP、Diquat 200g/L SC(REGLONE 200SC先正達巴西投放)、Diquat 115g/L+paraquat 135g/L SC (Sprayseed 250SC先正達澳大利亞投放)。

1. 產品簡介

敵草快是全球僅次于草甘膦和百草枯的第三大滅生性除草劑,主要用于闊葉雜草居多的地塊,對惡性闊葉雜草特效,除草更徹底,雜草沒有抗藥性,除草效果好。比百草枯毒性低,比草甘膦和草胺膦除草快捷高效。目前在國內不少地區,敵草快的市場占有率并不高,多半因為它的價格比草甘膦高一半,殺草譜窄,但是百草枯退市后,敵草快市場的上升空間很大。

敵草快在國外已使用了40年,但國內發展比較晚,雜草抗性還較少。因此敵草快是防治通泉草等對百草枯已經產生抗性雜草的有效藥劑。由于敵草快比草甘膦防除效果較佳,比草銨膦價格較低,不少企業也開始視敵草快為百草枯的替代產品。

敵草快的缺點主要在于其成本高且殺草譜有限,與廣譜性的百草枯相比有明顯不足。雖然敵草快跟百草枯的使用效果很像,但是,敵草快不但在效果上沒有百草枯好,價格更是高了一大截。針對這個缺陷,有廠家已開始研究草甘膦或者敵草快的復配制劑,希望通過復配的方法達到百草枯的效果。雖然目前價格稍高,但百草枯被禁限,無疑給敵草快帶來了巨大的成長空間。

目前在國際市場,敵草快在大部分國家均有登記,主要市場為澳大利亞、巴西、東歐,在拉美地區也有少量分布。值得注意的是,作為上市超過50年的一個老產品,敵草快在歐盟于2010年通過了再評審。但是據消息,考慮其相關風險性,歐盟確認將逐步淘汰敵草快。

2. 市場歷史

聯吡啶類除草劑由ICI公司(現歸屬先正達公司)于1958年開發,是內吸性觸殺型的滅生性莖葉處理劑,見效快,能迅速被葉片吸收,并在非共質體向上傳導,但不在韌皮部向下傳導,故不能殺死雜草地下部根莖。此類除草劑有兩個重要的品種——百草枯(paraquat)和敵草快(diquat)。敵草快化學名稱1,2-一乙撐-2,2-雙吡啶二翁鹽,有藻酸鹽和二溴鹽,其他名稱Reglone、Aquacide等,使用中以二溴鹽(diquat dibromide)為主。該品大鼠急性經口LD50為231mg/kg,中等毒性。聯吡啶類除草劑能被土壤膠體迅速、強烈吸附,所以一旦接觸土壤即失去活性,因此對后茬作物極為安全。該品廣泛用于大田、果園、非耕地、收割前等除草,在國外也是一個應用廣泛的水生雜草除草劑。用于大田時,常常是在作物播種前或播后苗前殺滅已長出的大草,或在作物苗長大后,采用行間定向噴霧。同時,敵草快還是一個接觸性干燥劑,可用作作物收割前后的催枯/熟及種子作物干燥劑。當用于馬鈴薯莖葉催枯時,用量為420~480g/kg;用于種子作物干燥時,用量為392~784g/kg;用于防除水生雜草時,用量為588~ 2950g/ha。敵草快主要用于闊葉雜草居多的地塊,在禾本科雜草多的時候,為加強防效,可使用它與百草枯的混劑。

敵草快與百草枯相同及相似之處很多,都屬聯吡啶類,是同類化合物;都是在1958年由ICI公司發現、開發和推廣;都屬觸殺型滅生性除草劑,作用機理也完全相同,都是光合電子傳遞鏈分流劑;都具有除草和催枯雙重作用,因此在國際市場上它們都既是除草劑,又是催枯劑,百草枯登記用于棉花、小麥等作物上催枯,而敵草快登記用于馬鈴薯、大豆、棉花、水稻、小麥等作物上催枯。

敵草快與百草枯在世界農藥市場上的地位相近,百草枯是世界第二大滅生性除草劑(也是世界第二大除草劑),2002年銷售額達4.05億美元;而敵草快是第三大滅生性除草劑(世界第七大除草劑),2002年銷售額達3.01億美元。但2010年以來,百草枯銷售額穩步上升,而敵草快由于成本高且防效不如百草枯,銷售額逐年下滑,目前全球市場總額僅為2.03億美元。

3. 專利情況

目前敵草快不存在專利限制問題,所有專利均已到期。

二、 全球市場情況分析

1. 敵草快主要國家和地區的銷售額(量)

根據Amis Global數據庫,敵草快2016年全球分地區分作物銷售情況大致如下:

歐洲,主要是東歐用于向日葵種植上,亞太主要銷售國為中國、日本和澳大利亞,東南亞此前為百草枯主要市場國家,目前依然還沒有轉型到敵草快上,拉美主要是巴西銷售量較大,其他國家雖有分布但比較有限。

2. 敵草快在主要作物上的銷售額(量)

從作物分布來看,敵草快目前全球市場主要分布于3個主要的使用領域:

(1) 大豆:35.87M USD(主要為巴西、烏克蘭)

(2) 向日葵:26.93M USD(主要分布在東歐)

(3) 馬鈴薯:約35.49M USD(全球分布,作為催枯劑使用,但每個區域用量都不大)

此外,在常規滅生性除草領域,敵草快也有較大的應用,例如澳大利亞的棉花、油菜的除草,中國的水稻等領域。但是這些區域基本源于之前百草枯的推廣應用替代,與敵草快本身的特性相關度不大。

3. 全球市場分析

根據AmisGlobal 2016年的市場信息,敵草快各主要市場的銷售額,銷售量和單價匯總如下:

表1 2016年敵草快全球銷售分市場價格信息情況

國家

作物

用量(1000kg)

銷售額(US $m)

單價(USD/kg)

澳大利亞

棉花

11.55

0.46

40.11

澳大利亞

油菜

38.91

1.85

47.57

巴西

大豆

835.79

27.62

33.05

智利

玉米

3.27

0.12

36.21

中國

棉花

148.52

2.30

15.47

中國

玉米

748.95

11.58

15.47

中國

梨果類

301.42

4.66

15.47

中國

馬鈴薯

141.85

2.19

15.47

中國

油菜

172.54

2.67

15.47

中國

甘蔗

102.07

1.58

15.47

丹麥

油菜

0.03

0.00

129.51

法國

馬鈴薯

60.85

3.98

65.33

德國

馬鈴薯

61.20

5.41

88.39

匈牙利

油菜

16.05

0.81

50.67

匈牙利

向日葵

29.59

1.67

56.46

意大利

葡萄

20.42

1.20

58.63

意大利

葡萄

16.34

0.96

58.63

日本

谷物

55.97

7.77

138.84

日本

梨果類

10.73

1.54

143.87

日本

馬鈴薯

15.32

1.98

129.57

日本

大豆

16.69

2.40

143.87

日本

甘蔗

7.15

1.03

143.87

荷蘭

馬鈴薯

8.39

0.22

26.68

葡萄牙

葡萄

16.01

1.33

83.16

俄羅斯

向日葵

33.98

1.64

48.14

西班牙

棉花

0.03

0.00

81.97

西班牙

馬鈴薯

0.82

0.07

81.97

西班牙

葡萄

1.37

0.11

81.97

英國

馬鈴薯

105.48

3.62

34.35

烏克蘭

谷物

6.66

0.28

41.39

烏克蘭

大豆

12.44

0.36

28.94

烏克蘭

甜菜

4.83

0.24

48.67

烏克蘭

向日葵

38.61

1.02

26.50


如果把中國市場的零售價格(15.47USD)作為基準,我們可以發現敵草快在市場價格和分布上呈現以下規律:

(1) 在中國市場,由于敵草快是取代百草枯的產品,因此市場單價差異并不大,敵草快為15.47美元/kg,而百草枯微膠囊劑為11.15美元/kg。

(2) 在東歐地區,這是目前敵草快全球價格較低且銷售額較高的區域,敵草快約為29美元/kg,而百草枯在相應的區域,如烏克蘭、匈牙利幾乎沒有分布,并不存在競爭和替代上的壓力。

(3) 在拉美市場,如巴西,敵草快目前價格為33.05美元,但百草枯價格也高達28.77美元,基本在一個層面上,并沒有巨大的售價差異,因此,百草枯在原產國中國遇到監管阻力,敵草快的替代應該相對容易。

(4) 歐盟由于百草枯禁用,而敵草快通過了再評審,在本類產品上并不存在競爭壓力,因此敵草快價格即便高達50美元以上,依然不影響其推廣銷售。

通過以上分析,我們從了解百草枯和敵草快的市場現狀可以得到以下結論:

(1) 目前習慣使用低價百草枯制劑產品的市場,如東南亞等價格在15美元以下的市場,敵草快由于價格高,要取代百草枯難度非常大(百草枯在這些市場目前還沒有特別的監管限制)。

(2) 目前百草枯價格高的區域,如巴西、菲律賓、巴基斯坦等國家,如果敵草快能與之前百草枯的定價基本一致,則可以通過國內監管限產的紅利,較為便捷地推廣敵草快到上述區域。

(3) 歐盟和東歐是目前敵草快最重要的目標區域,需要通過等同登記,盡可能尋求導入途徑,但是歐盟確認將逐步淘汰敵草快。

各個市場制劑分布情況參見表2。

表2 2016年敵草快全球銷售分市場制劑價格、劑型、品牌信息情況

從現有情況來看,大部分敵草快制劑為單劑,或與百草枯混配的劑型。

但通過對美國市場的觀察,雖然美國市場敵草快銷售額不大,但是Monsanto投放了Glyphosate 73.3%+Diquat dibromide 2.9%WDG(Roundup QuickPRO)和Glyphosate 18%+Diquat dibromide 0.73% SL(ROUND-UP WEED & GRASS KILLER CONCENTRATE PLUS)等與草甘膦混配的劑型,筆者認為其用意在于利用敵草快優化對草甘膦抗性雜草的防除。其中18%+0.73%是美國草甘膦+敵草快的通用劑型,不涉及專利限制。

而拜耳則投放了敵草快+草甘膦+茚嗪氟草胺(indaziflam)的混劑。

因此從制劑角度,在拉美和北美需要關注抗性防除相關的組合方案,以及與草甘膦混配劑型的推廣情況。

4. 主要市場中的主要參與者及進口商

目前,全球市場的主導者依然是先正達,先正達是歐洲目前的敵草快登記持有人。而在其他區域,仿制企業占有主導地位。

在中國,目前最大的生產企業為:紅太陽、永農、綠霸三家企業。

在北美,敵草快作為一個補充成分出現,很多企業均持有相關制劑的登記。

敵草快的生產非常簡單:

第一步是偶聯,國內也有通過純吡啶在三氯化鐵催化下直接偶聯的工藝。


第二步是環合:

從工藝里可以看出,影響敵草快生產的核心中間體只有兩個:

一個是2-氯吡啶或者吡啶,這個目前國內供應比較充足,而且目前價格并不高;相反,吡啶的加工能力國內非常有限,無論是氯化或是其他的處理能力均只有少數企業能夠通過環保審核,進行生產。

一個是二溴乙烷,這個目前國內產能主要集中在山東和蘇北,通過溴素和乙烯合成,目前溴素價格處在高位,但是供應并沒有特別的瓶頸。

因此,敵草快在國內,應當是一個產能限制型產品。企業在國內外的推廣策略,應該是主導敵草快市場的最主要的方面。

敵草快工藝流程示意圖見圖1。

                      圖1 生產敵草快的工藝流程示意圖

5. 全球趨勢分析

(1) 歐盟國家:在歐洲地區,敵草快價格較高,且市場應用獨特,國內企業可以考慮通過等同登記將敵草快在歐盟區域登記,而東歐俄羅斯、烏克蘭市場,目前正是中國傳統的敵草快出口目的國,可以持續進行客戶開發和市場拓展,未來市場應當平穩。

目前敵草快歐盟登記處在臨時續展期,但是先正達正在全力維護此產品,預計未來獲得登記通過的可能性較大。

(2) 美國/加拿大/拉美:主要考慮敵草快的原藥登記、單劑登記,以及與當地客戶聯合登記草甘膦+敵草快等混劑的可能性。市場接受的關鍵在于同等效果下,敵草快相關制劑的比較價格。由于目前百草枯用量并不大,而草甘膦推廣依然較為強勁,敵草快的市場機會應該來自于抗性雜草防除方案。

(3) 中低端市場國家:如前文所述,敵草快的定價需要充分考慮目前百草枯的市場情況,由于百草枯在中低端市場價格較低,筆者持謹慎樂觀態度。

三、 潛在市場登記方案簡析

1. 全球登記情況概述

目前敵草快原藥主要的登記區域為巴西、澳大利亞、歐盟、美國(原藥)和亞太國家。

上述國家可以同步進行制劑登記,同時,需要考慮制劑登記在周邊國家的輻射推廣效應,如美國EPA登記可以與加拿大登記同步進行;巴西登記,及其相關資料同時可以進行阿根廷的登記申請工作。

2. 原藥登記情況分析

敵草快原藥專利已到期,合成專利也已到期。目前已經可以著手準備相關登記資料。從原藥登記的技術層面,仿制企業需要關注原藥等同性問題。目前歐洲和美國的登記中,敵草快的大部分原料,均屬于相關雜質和有害溶劑,計有以下幾類:

a. 二溴乙烷:限量10mg/kg

b. 游離聯吡啶:限量10mg/kg (IUPAC規定,FAO規定為750ppm)

c. 三聯吡啶(Terpyridine):1.0ppm

d. 甲苯溶劑:0.5% max

e. N,N-二甲基乙酰胺:0.05%Max

以上雜質均需要精確定量,并提供方法驗證。

國內企業需要關注兩個問題:

一是登記含量問題。目前歐盟登記的最低含量為377g/kg;其他各國基本相似,這一點國內企業一般能夠滿足。

二是毒理學雜質問題。根據歐盟、FAO的相關情況,進行定量測定,同時需要特別關注近期歐盟敵草快再評估的相關信息。

敵草快母藥的全分析中,雜質并不多,只需要考慮相關限量雜質的規范即可。

相對來說,歐盟的敵草快原藥登記難度極大(目前先正達正在評估過程中,短期內中國企業無法進入);而巴西、美國和南美市場的登記難度會相對較低,亞太地區國家登記難度也較低。

3. 制劑登記情況分析

目前結合中國百草枯禁用,禁止登記的情況,國內企業適合投放的劑型應當為敵草快單劑Diquat 200SL、Diquat 150SL等以及與草甘膦混配的混劑,如孟山都美國投放的劑型Glyphosate 18% +Diquat dibromide 0.73% SL。

4. 登記市場與登記模式的選擇

根據第二部分市場情況的介紹,以及上文對原藥及制劑登記情況的分析,敵草快的登記市場可以通過以下方案加以布局:

原藥登記:中國企業應當根據原藥生產情況,自行生成原藥相關的GLP數據,在巴西、阿根廷、美國、亞太地區嘗試登記敵草快原藥;歐盟登記仍然需要等待時間。對于巴西、阿根廷等拉美國家,登記都需要由當地公司持有,且原藥數據審核標準類似,建議企業通過當地在細分作物上實力較強的企業進行登記合作;這類國家,主要考慮原藥雜質等同性問題,相對沒有太多專利的限制。對于美國,考慮到數據保護和數據補償問題,企業需要在當地聘請專業顧問,采取selectively cite的模式,盡量少引用先正達的數據,降低數據補償費用,同時踏入美國市場。另外需要考慮美國制劑專利的限制情況。對于澳大利亞市場,原藥登記難度較低,國內企業可直接申請。

由于敵草快在全球市場目前單劑較多,混劑主要是草甘膦混劑,因而國內企業在原藥登記過程中,可以同步在美國、巴西、拉美、亞太地區登記單劑以及與草甘膦混劑兩種劑型。

5. 登記數據生成情況與相關費用

綜合考慮巴西為主拉美國家、美國、亞太國家和澳大利亞地區等目標登記國家的數據差異性,登記提交難度、銷售額產生的登記權重,以及歐洲與拉美GLP實驗室的費用和相關經驗情況,筆者認為,以巴西原藥/制劑登記的標準,在巴西實驗室生成相關數據,對企業來說,較易綜合滿足初始的登記要求。

數據生成所需要關注的要點:

(1) 巴西的原藥登記要求,和基礎制劑登記數據要求,是幾個市場中相對最為復雜的;在數據生成中需要特別溝通(對于在歐盟實驗室生成數據,特別需要與實驗室指出)。

(2) 對相關雜質和有害溶劑做充分的檢測。

(3) 需要與巴西實驗室溝通相關理化性質實驗,和全分析實驗的數據,需要兼容美國EPA的登記要求,以便報告在巴西登記之外,在美國登記中同樣能夠使用。

根據上述的登記布局情況,企業需要為敵草快原藥和制劑生成下列GLP數據,其項目費用情況大致如下:(以Bioagri目前2018年度的價格情況為參照)

敵草快原藥:包含全分析、6項急性毒性報告、致突變性報告、理化性質報告。

總價格約為:90,000USD(需要額外對毒理學雜質[若工藝有可能產生]做分析和方法驗證,但好在工藝顯著雜質并不多,所以整體費用不會太離譜)。

敵草快制劑(一種單劑或草甘膦混劑):包含理化性質、6項急性毒性報告、致突變性報告、環境毒性報告。

總價格約為:71,000USD。

以上數據,可以滿足巴西、阿根廷、澳大利亞、美國、亞太國家的原藥登記要求,以及美國、巴西、阿根廷、澳大利亞地區的制劑登記要求。對于未來,如政策松動,需提交歐盟登記,可以滿足原藥提交的要求。

其余目標國家特異性數據都需要在本地生成,如歐盟地區所需要的制劑藥效和安全性數據,建議根據項目,由目標國家的合作伙伴投資完成。


編輯人員:高榮萍
相關文章推薦

游客可直接評論,建議先注冊為會員后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0個字符

以上評論僅代表會員個人觀點,不代表中國農藥網觀點!

查看全部評論
  • 熱門評論
  • 最新評論
回復
回復內容
保存 關閉
七乐彩玩法规则 福彩3d和值走势图南方双彩网scvv98 彩计划下载 奖金 网易时时彩走势图 老时时官网 苹果手机试玩赚钱推荐 qq分分彩平台 斗地主单机版 福建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一 球探冰球即时比分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 178国际娱乐平台 哪个app可以投注亚盘 大乐透2000期走势图 幸运五分彩是什么 乒乓球长胶胶皮